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

享受更好的游戏世界,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感恩大回馈只要您每天达到规定投注限额,所以说选择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进行娱乐是你明智的选择,所以说选择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短篇小说:大猴子

摘要: 大猴子毅峰候小波是那一天的早上认识狼牙的,狼牙当然是个外号,这是个早已被学校除了名的坏小子。那天,他拿着一根柳条棍,站在学校门口,几个初三的坏孩子正围着他,众星捧月似地。当时,候小波和丁浩搂着肩膀, ...

题记----坏孩子也需要有人疼,有人爱。
  小应从小就一头短发,穿着像男孩子一样的衣服,像男孩子一样调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整天和村里的那几个人最调皮的男生混在一起,不做什么坏事,只是整天无所事事,在学校不好好学习,放学后也不呆在家里,总是很晚才回家。老师,父母都不喜欢她,觉得她是一个坏孩子,对她漠不关心。
  以前的小应不是这样的,小学的时候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爸爸妈妈心中的乖孩子,自小应升初中那年,家里添了一个弟弟,什么都变了,小应的爸爸妈妈除了整天忙碌工作,只关心那个比她小很多的弟弟,以前上学的时候爸爸会喊小应起床,妈妈已经准备好早餐放在桌子上了,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完早饭,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而现在只有闹铃喊她起床,起来面对的是爸爸妈妈已经上班了,自己不仅要给弟弟穿衣,把弟弟送到奶奶那去,还要自己做饭,吃饭再上学去。平时爸爸妈妈也不会问她的学习情况,生活状况,小应越来越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来到学校,面对的是那么多好学生的竞争,以前老师眼里的好学生现在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名学生,小应一时半会还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不知道怎么继续去学习,以前小应有不懂的问题,老师会走到她面前耐心的给她讲题,现在老师只讲自己的,只有你自己主动走到老师面前才行。中学的教学方法和小学的教学方法完全不一样,迷茫的小应心里很愁,又不知道怎么办。
  家里的变化,学习的压力,又加上小应刚好处在青春期,很多事情的积累,小应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觉得像现在这样的生活很没意思,偶然的机会和村子里的几个男生打上交道了,慢慢的整天和他们混在一起,去网吧,逃课、、、做一些别人认为只有坏孩子才会做的事,家里知道了,接受不了小应堕落的样子,觉得她已经无药可救了,对她很失望。在学校老师已经把她归为坏孩子一列,对她也是不管不顾。
  不知不觉,两年过去了,小应已经是初三的学生了,面临的是中考,小应以前心里就有一目标,要考上市里最好的高中,可是这两年的堕落,她也许已经忘了自己心中的所属,中考跟她已经没有关系了吧。
  初三的第一个早晨,学校要统一开会,关于复习准备中考,虽然小应有时不上课,但像这种大型会议,她不会给自己惹麻烦。小应早早的来到教室,可是教室几乎已经坐满了人,同学们都在低头紧张的复习,很少有人抬头看看这个进门的女生,也许因为她是坏孩子,没人愿意看她的吧,正准备回到自己座位上,有人喊了一句“莫小应,你出来一下”,小应回头一看,是一个满脸笑容的年轻女子,小应也被她的笑感染了,不自觉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好像好久没有这么轻松的笑过了,以至于笑容有点僵。小应就跟着走出教室,对方说:“我是你们班新来的班主任,我们是一个地方的哦,以后可要多多关照”小应一下子懵了,一个老师,对她笑了,还要她关照,一时有点语塞,从嘴里只吐出两个字“老师”。要知道这两年来,除了每天在一起的那几个人,没人正儿八经的跟她说过话,都躲着她,更别说像这样了。还没等小应反应过来,老师就让她回去了,小应更摸不着头脑的,本来以为老师已经知道的“光荣事迹”了,是找她谈话的,还没等说什么呢,就让她回去了。中考动员大会上,小应根本就没听到上面在讲什么,只是在想刚才的事,她会忍不住看看那个老师,老师只是对她笑笑,小应心里暖暖的。
  也许是因为那个微笑,也许是因为那几句话,小应心里的目标又浮现出来,也许它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只是暂时的躲在了小应看不到的地反休息了下。
  小应开始上课认听课,可是有很多听不懂的,毕竟这两年里她都没太好好学,她就开始问老师,问同学,刚开始的时候都不愿意给她讲题,就连有些老师都觉得反感,后来,小应坚持以好的态度去请教别人,老师、同学也慢慢的改变了对她的看法,认真的给她讲题,有时候老师还会给她额外的辅导。
  小应需要比别人付出更多才能把这两年的东西补回来,她需要比别人更努力才能考上最好的高中。小应早起晚睡,总是第一个到教室,最后一个离开,有时候几乎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累的时候就想想老师的微笑,想想那个曾未消失的理想,心里就充满了力量,继续埋头苦学。
  这一年很快就过去了,小应憔悴了很多,也扎起了马尾,文静了很多,不再是以前那个假小子了,看起来还蛮漂亮的呢。中考铃声终于敲响了,小应迈着自信的脚步走进考场,到了门口的时候后头看了一眼目送她进考场的老师,笑了笑。
  考试成绩出来了,小应名列前茅,考上了自己理想的高中。
  小应开始在家里帮爸爸妈妈做家务,她能理解爸爸妈妈的苦衷:自从有了弟弟,爸爸妈妈只有比以前挣更多的钱才能让他们姐弟俩吃好穿好。
  小应拥有了自己想要的幸福了,小应长大了。
  PS:这是我心中的一个故事,现实生活中也许存在这样一个小应,也许存在很多这样的小应。“坏孩子”也需要有人疼,有人爱,不需要太多,可能只是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坏孩子”的幸福更简单。   

大猴子

毅峰

候小波是那一天的早上认识狼牙的,狼牙当然是个外号,这是个早已被学校除了名的坏小子。那天,他拿着一根柳条棍,站在学校门口,几个初三的坏孩子正围着他,众星捧月似地。当时,候小波和丁浩搂着肩膀,手里举着汉堡包,正准备进学校,丁浩悄悄地对候小波说:“看到那个拿柳条棍的了吧,他就是狼牙。”

“狼牙?狼牙是谁呀。”

“狼牙是谁你都不知道?他可厉害着呢,他曾经一个人用刀砍伤了四个人,乖乖,你可别招惹他。”

候小波于是很仔细地看了看狼牙,他觉得这个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长得也并不凶神恶煞,相反,他那哈哈哈仰天大笑的样子,似乎还很迷人。候小波想是这么想的,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

候小波和狼牙真正打交道是在那天的下午。当时,依旧是他和丁浩,只不过两个人的手里拿得不再是汉堡包了,而是两个三色冰淇淋。他们看见狼牙还是拿着那根柳条棍,还是站在学校门口,正手舞足蹈地说着什么,围着他站着的那几个初三的坏孩子忽然大笑了起来。这个情景使候小波对狼牙更添出了几分喜爱和崇拜,他有些羡慕地看着那几个坏孩子,甚至这样想:什么时候能够认识一下狼牙,能够听他讲讲笑话也是好的呀。

“喂!你们两个过来一下。”

他俩挺奇怪,因为他们发现狼牙手里拿的那根柳条棍正冲他们的方向指了过来。

“这是叫谁呢?”他俩互相对望一眼,又一起向身后看去。

“小屁孩儿,就是你们俩,拿冰淇淋的,对,就你俩,过来。”

他俩莫名其妙,可也没有办法,只好不情愿地挪了过去。

“装蒜是不是?”狼牙一边说一边还用柳条棍抽打他们。说实话,疼倒是一点也不疼,不过,候小波觉得这有点欺负人。他看见教植物的小李老师走了过去。他看见教音乐的老王老师走了过去。更糟糕的是他看见了谭鹤,这样,他就有了一种丢人的感觉。不管怎么说,挨打总不会是件体面的事情吧。

“我没有惹你,我也不认识你,你打我干什么?”

“嗨!反了你了,还敢顶嘴。”于是,候小波明显地感受到柳条棍抽打在身上时加重了分量。同时,站在他身后的一个外号叫做苍蝇的坏小子还狠狠地踢了他一脚。他觉得万分委屈,眼泪险些掉了出来。他前后左右看了一看,他发现他和丁浩就像是两只可怜的小羊羔,只能够顺从地站着。他还看见丁浩急急忙忙地给他递眼色,并且丁浩毕恭毕敬垂手站着的样子很像是在挨老师的训,这样,他就又记起了早上丁浩跟他讲过的那些话:他曾经用刀砍伤了四个人,你可别招惹他。看来,他剩下的只能是哭了,可他又怕被谭鹤看见,他紧紧咬着牙,攥着拳头,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变得更加坚强一点。

“有烟吗?”

狼牙的声音现在听起来是那样的刺耳。

“我们不会抽烟。”

丁浩怯生生地回答。

“没有总有钱吧。”

这是苍蝇的声音,他一边说一边翻起了候小波和丁浩大的兜。

以后很长的一段日子里,候小波并没有再见到狼牙,这使他觉得有些奇怪,同时又觉得庆幸,“我宁愿碰到恐怖片里的恶鬼,也不愿意再见到他了。”这是那天他和丁浩说过的话。

其实,候小波很快就忘记了发生在那一天的所有不快,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况且从那一天起,他似乎发现谭鹤对他特别的好。这个甜蜜的发现使他觉得日子也变得格外美好起来。当然了,在享受这些美好与甜蜜的同时,也给他带来了一些新的烦躁和苦恼。有一天的夜里,他被一种愉快的释放惊醒了,对于他来说,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美妙体验,他闭着眼睛,久久地回味着。早上,当他早早地起床,躲开正在做饭的妈妈,把内裤扔进洗衣机时,他并不知道,他那脸红心跳害羞的样子,无意中正暴露出他已经长大了这个秘密。

他变得特别的爱干净,一改以往土猴子似地形象。他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开始写一些在现在看来实在是不能叫做诗的东西的,并且他的读者也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谭鹤。当然了,他创作激情的主要来源也自然是因为谭鹤。无疑,在英俊少年候小波的眼里,漂亮的少女谭鹤就是惟一的美的所有概念。这可能也正是他苦闷和烦躁的主要原因吧。因为在谭鹤面前,他总是能从自己身上找到很多自卑的东西。比如说自己的眼睛太小,嘴又长得太大。比如说他的家庭里并没有多少可以值得炫耀象征显赫及富裕的东西。再比如说自己穿的衣服总是不如丁浩穿的体面和时髦。不过,他也有他自信的地方,那就是他学习好。

他也变得调皮捣蛋起来,这是让所有的老师们都始料不及的。在一节植物课上,小李老师正在讲植物的光合作用。

“同学们,绿色植物都有吸收二氧化碳释放氧气的功能。”

“李老师,绿色植物也包括树叶子吧?”

候小波提的这个问题让小李老师莫名其妙。这是个大学毕业刚刚分来不久的小姑娘,还正处于那种对一切事物都满怀憧憬依旧喜爱做梦的年龄。对于教书,实在是一个无可奈何的选择。她不大喜欢孩子,在这个班里,也就是帅气、干净而又懂事的候小波让她看着还顺眼点,可今天,她分时听出候小波提问里的捣乱成分了。对付调皮的孩子,她根本还没有经验。

“当然包括了。”

“那到了冬天,树上没有叶子了,我们的氧气也就少了对吧,可我们为什么并没有感到呼吸困难呢?”

这个问题让她有点措手不及,她愣在讲台上,脸上红红的,无话可说。

自做聪明的候小波得意洋洋,他用眼睛偷看谭鹤,他于是看见了谭鹤抿嘴想笑而又没敢笑出来的那副让人心动的样子。这个样子把他撩拨的心里有了一种痒痒的难受,他无比兴奋。不过,当时他并不知道,这副抿嘴想笑而又没敢笑出来的迷人样子会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像是刻在那里了。

在以后漫长岁月的无数个夜里,他总是不自觉地回想起来,以至于影响到了他的睡眠。终于有一天,他写出了一首平生最得意的诗,题目就叫“抿嘴想笑没敢笑”,诗写完的时候,他大声地哭了…

小李老师呆呆地站在讲台上,她忽然就有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委屈。她从来就是个爱哭的姑娘,这样,她的眼泪就有些忍不住了。她匆匆收拾起了教具,在全班同学的哄笑当中含着眼泪走出了教室。几个真正调皮的孩子显得格外兴奋,他们敲打着桌子,对于学习委员候小波弃暗投明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中,表现出了极其热烈的欢迎。

这样的后果是候小波没有预料到的。坦白地说,他之所以捣乱,只不过是想出出风头,主要是表演给谭鹤看的,并且他也得到了他所希望的那个结果,看到了谭鹤那抿嘴想笑没敢笑的俊俏模样。可他又不愿意见到小李老师委屈的眼泪,况且小李老师对自己又是那样的好。他坐卧不安,感觉自己像个罪人似地,他赶忙写了一份极其深刻的检查,悄悄溜进了小李老师的办公室…

候小波再一次见到狼牙已经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这段时间以来,他正沉醉在那种对于一个人深深思恋的甜蜜里而不能自拔。

他忧郁,那是因为谭鹤也忧郁。他高兴,那是因为谭鹤也高兴。他会莫名其妙地发火。他会长久地呆坐在窗前,一言不发。他会嘻嘻嘻地傻笑。他还会发神经一样的手舞足蹈。

他也平生第一次尝到了失眠的滋味。好多个寂静的夜晚,他都会悄悄地从床上爬走来,赤着脚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借着窗外明亮的月光,构思着他那些最初的诗。他忽而发奋学习。忽而又意志消沉,连作业都不想写。有时候,他干净的就像是有洁癖。有时候,又故作沧桑似地不修边幅。

他还是在学校门口碰到狼牙的。那一天,又是他和丁浩。他们照例搂着肩膀。当时,他正兴奋并且夸张地给丁浩讲着他和谭鹤的故事。他觉得此时的幸福就像是一棵小树,从他的内心里向外茁壮的成长,怎么压也压不住。他很不满意丁浩那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你好好听着呀。”

“你看,狼牙又来了。”

丁浩的声音居然有些抖,这就使他又记起了狼牙,并记起了那天的耻辱。

本文由3016.com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大猴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