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

享受更好的游戏世界,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感恩大回馈只要您每天达到规定投注限额,所以说选择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进行娱乐是你明智的选择,所以说选择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短篇小说3016.com:舞娘

摘要: 南宋盛世。他,是一朝太子,高高在上;而她,只不过是被家族赶出来落魄的哑舞娘。他,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只是颇有心计却对她柔情。她,娇小玲珑,懦弱倔强,只是紫眸重瞳被视作不祥。那年,他十六岁,她,十四 ...

北京城最著名的富贵酒肆,向来是京城公子哥儿们狎妓玩乐的场所之一,想当然这「妓」可不是一般的「妓」,能让这些贵公子们送下东道,来到这富贵酒肆的妓女们可是个个大有来头,所以不在「烟花院」、「怡红楼」里玩乐,却要在这所远近驰名的富贵酒肆里头,与富贵金主们一同卖弄诗文书画,聆琴睹棋。 可近来,京城公子们都听说,富贵酒肆推出了一道「新菜色」,这菜色就叫「美人香」,单瞧菜名就能猜出有点文章,最特别的是这道菜不入您口,要的是让来到酒肆里这些见多识广、见怪不怪的富贵公子们,个个大开眼界。 很快的,这新玩意儿在衣冠子弟间时兴起来,纷纷租赁富贵酒肆内昂贵无比的包厢,闭门醉心聆赏这道外来的「洋人菜」—— 您道这玩意儿是什么?其实只是数名美女,在众公子眼前跳舞罢了! 可这醉翁之意,自然不在舞娘的舞蹈技艺如何,而是在这名翩翩起舞的美丽佳人的「身子」上!试想想,倘若美人舞动曼妙胴体时,能少那中间一截布料,多一丝若隐若现,再加上那曼妙的胴体尽情舞动、不同于本国舞娘婉约似水的撩人丰采——那么这玩意儿能在京城里时兴起来,就是肯定的了! 原来,这舞娘还有个特别的名词,就叫肚皮舞娘。 瞧瞧舞娘们身上那少到几乎无遮的衣料,舞动时撩人的模样儿,直把这些京城贵公子们看得如痴如醉、色令智昏,连妓院里相好的小娘们都搁下了,专上这富贵酒肆来,就点这道「美人香」。 这夜,酒肆里如往常般来往宾客络绎不绝,众人酒酣耳热之余,免不了来场余兴节目。 「爵爷,这个舞娘可不同,她是咱们中原女子,自小跟着鄂图曼舞娘学舞,论容貌与舞技都是最拔尖儿的!」说话的正是富贵酒肆里的大当家。 这位大当家卑躬屈膝,附耳在一名衣冠齐楚的男人身边陪着笑脸道。 可想而知,能让酒肆大当家亲自出马侍候着,这位肯定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只见那名被称做「爵爷」的男子,径自伸长猿臂拿起桌上的银杯,对于大当家并未多加理睬,举手投足间有一股慑人气势。 一旁随从道:「既是最好的,就叫上来瞧瞧!」 大当家一得令,连忙调头吩咐底下人。 片刻间鼓乐响起,众乐师弹琴鼓瑟自后厢而出,鼓乐弹奏正热,只见一名身段婀娜曼妙的女郎,自房后踏着舞步出现,半张薄纱半遮面,身上半截小蛮腰儿随着靡靡的异国乐音扭动着…… 在这一等厢房内,众人皆看得目瞪口呆,只差没口角流涎。 只有那位众星拱月的爵爷,美女当前无动于衷,只有那双灼灼深目紧盯着舞娘半覆面纱的娇颜。 见爵爷没有表示,大当家暗地里朝舞娘使个眼色,那舞娘会意,于是更加卖力扭着白皙滑腻的肚皮往爵爷的坐位舞过去,同时缓缓揭下脸上的面纱…… 霎时间众人倒抽一口气,眼珠子几乎要瞪出来—— 这舞娘的姿色堪称绝代,眉眼间妖娆狐丽的媚劲儿,只怕连柳下惠再世也要按捺不住。 一曲鼓乐舞毕,舞娘堪堪停在那正主儿的跟前,忽地一声朝地上跪将下去,这姿态似乎是预先设计的,只见那绝色舞娘胸前春光若隐若现,着实引人遐思。 「凌爵爷……」那舞娘低垂着螓首,在正主儿跟前媚声呢喃。 只这个「凌」字,已经透出玄机。 俗话说得好:举凡风月女子媚眼儿一抛,正主儿是谁立见分晓!眼下此时,正是这番情景! 一时满屋子鸦雀无声,众人数十双眼珠全往凌爵爷身上瞧,只见发起这桌酒席的主子鹰般的目光,渐渐打量起舞娘丰腴滑润的身段。 「主子,给奴家打个赏吧!」那绝色舞娘跪在地上娇呢,莺声燕语醉人心脾。 爵爷英俊的容貌、强壮的体魄,就连她这长袖擅舞的欢场女子,也情不自禁脸红心悸不止! 也不能怪她,因为全北京城里未出嫁的女人都知道,当今皇上最宠爱的策凌爵爷骁勇擅战,他最大的功勋便是为皇帝远征噶尔丹取得胜战。更遑论爵爷尊贵的出身,他可是皇太后最疼爱的内侄孙,全北京城里最具有影响力的异姓贵族! 「妳叫什么名字?」正主儿凌爵爷终于露点声色,他低沉富磁性的嗓音粗嗄地问起舞娘的名字。 「奴家名唤玉奴。」舞娘回道,朝爵爷绽开一朵媚笑如花。 「玉奴?」策凌挑起眉,粗柔的声调挟着温存的调情。「妳要的不会是赏钱。凭妳的姿色,千百两银子捧到眼前也绝不稀罕。」 玉奴一听见爵爷说这番话,便知道有玄机。 她喜不自胜,深吸口气挺起半片酥胸、大着胆子,拿那双水荡狐媚的眸子直瞅着爵爷,低声娇呢:「爷们给什么,玉奴便受着。」 「那么,我就给妳一个典出赎身的机会,妳肯么?」策凌沉声问。 大当家的一听,脸上立即变了色! 原本他只想讨好这位名满京城的皇族贵胄,岂料这下可赔了夫人! 这玉奴可是他酒肆里的摇钱树,这阵子京城里风流子弟们跟着瞎热和,玉奴已不止替他攒了万两银子! 可这会儿富贵酒肆的大金主——策凌爵爷若当真开口要赎出玉奴,他可绝对不敢道个「不」字!虽说爵爷若想赎玉奴,可以料想金银缠头绝不会少,但玉奴这一走富贵酒肆可就会有好一阵子图不到热闹了! 「禀爵爷,这玉奴不是酒肆里的人,咱们富贵酒肆只管客往迎来、吃酒打尖,玉奴赎身这事儿,富贵酒肆怕不能做主呀!」大当家的诚惶诚恐地开口,巴望着能留得住人。 大当家这话藏什么玄机,众人皆心知肚明。 不过,他这是在太岁头上动土!策凌爵爷想干的事儿,还有他置喙的余地吗? 果不其然,大当家的话爵爷置若罔闻。「那么,妳自己也做不了主?」策凌只对玉奴道,等待意料中的答案。 「爵爷,大当家的做不了主,玉奴自个儿做不了主,可有那高阳艺苑的苑主做得了主。玉奴的卖身契,就在苑主手上握着。」玉奴道。 这话儿摆明了,只要找那高阳艺苑的苑主便能成事,玉奴心上早已自己做了主答应赎身。 「那么就跳支拿手的舞,让我知道妳的价值。」执起玉樽,策凌一饮而尽,随即虎踞卧榻上,悠闲地等待着这即将成为他战利品的女人,将如何使出浑身解数讨好未来的主子。 玉奴媚眼儿一勾,随即扭动起如水蛇般灵动的腰肢,丰姿旖旎地自地上匍匐而起。当真是:解舞腰肢娇又软,千般袅娜、万般旖旎。玉奴柔媚讨好的肢体语言,充分让她的买主知道,她将会是个最顺从、最听话的女奴。 至于赎身一事,自然不必凌爵爷亲自出手,他身边的随从自会将玉奴赎身之事办妥。 但众人心中不解的是——凌爵爷从未替任何一名风月女子赎过身,即便与凌爵爷相厚,往来殷切的潇湘院花魁,也不曾得到凌爵爷这般与众不同的厚爱。 虽说玉奴风华绝代,如今爵爷为这仅一面之缘的舞娘赎身,难免引人揣测! 席间只有一名坐在角落、始终笑而不语的俊俏男子,知道策凌的心思—— 乔装成豪门公子的多罗贝勒莫洛,是策凌爵爷的莫逆之交,他当然最了解策凌的心思。 这名唤玉奴的肚皮舞娘,虽然美艳绝伦、身段婀娜曼妙,但比起顺亲王府的大格格颐静—— 肚皮舞娘玉奴不过是个容貌神似,却气质悬殊的替代品。 说起顺亲王府的大格格颐静,她出身豪门贵族世家,即使不论出身家世单说容貌,不仅美艳无伦、尚足以倾国倾城。贵族间甚至传闻,颐静格格还精通琴棋诗书画,是个才女中的才女! 近两年来,北京城里的风流子弟间耳语传说,谁要能得到颐静格格的青睐,那可比得到皇上的封赏还要有价值! 可按理说,一名养在深闺的贵族闺女,就算容貌才华再惊人,也仅止家院内的婢仆得见,外人岂能知情?原来颐静格格之所以艳名远播,皆起因于两年前三伯老胡同办的那场热闹灯会。 那年京城商贾在满正黄旗三伯老胡同一带集资募灯,为皇太子的生母孝诚仁皇后赫舍里氏,热热闹闹地办了场盛大的花灯荐福会。想当然尔,这是皇太子党人为巴结主子而费尽心思变出的花样。 碰巧顺亲王承僖与皇太子胤礽往来甚厚,当他得知三伯老胡同有这场花灯盛会自然要锦上添花,正月十五日晚间连忙携了一家男女老少以及成群婢仆,前往凑合热闹。 说起皇太子党人,其中多半是富室豪门与朝中权贵,举朝内外稍有点见识者,无不视皇太子党人为竞相攀缘巴结逢迎的对象,加以其它布衣平民,也想一睹豪门巨室的风采,于是造就这场花灯会热闹非凡、万民同贺的气势!当晚城中无论富贵贫贱,有一大半的人都挤到了三伯老胡同。 这晚颐静格格乘了一顶轻轿,跟随她的阿玛前往欣赏花灯,岂料才踏出轿门刚一露面,她闭月羞花的美艳容貌当即惊艳了全场! 冥冥中老天爷也圆满众人所愿,自那夜花灯会后,顺亲王承僖出外参加宴席或拜会朝中权贵时,颐静格格常伴随她的阿玛一同出现在公开场合。从此举凡颐静格格的一切,便成为京城内富贵子弟们热衷的话题。 至于策凌,与颐静格格初次交会,早在两年前花灯会之前。于康熙三十七年大封固山贝子与多罗贝勒那时,策凌在庆贺皇八子胤,受封为多罗贝勒的满汉大宴上,头一回见到刚满十六足岁、花样年华的颐静。 自然,那年她才一露脸同样艳惊全座。只不过这回惊鸿一瞥,仍然稚气未脱的少女颐静,当然比不上两年前已满十八足岁的她,然而那绰约的风姿仍然倾倒了全场,也足以令人印象深刻。 之后数年过去,刚巧于一个月前,皇太后邀集各府格格郡主,前往御花园内的万春亭赏梅,这场赏梅宴,皇太后当然不会独漏她最宠爱的内侄孙策凌。 万春亭内,各府佳丽与花争妍,她们岂料到皇太后竟然别有心思?事实上,皇太后举办这场赏梅宴,其实完全是为了策凌! 策凌爵爷。他是成吉思汗的后裔,母系身上还流着博尔济吉特氏高贵的血统,是当今皇太后的内侄孙。他三岁入内廷摄入中宫教养,与诸皇子共习于宫中太傅、翰林,十九岁那年,当今皇帝便授他为「谨谦合番」,官拜正一品世袭子爵。 皇太后为了自己的内侄孙,早在留意适合的爵爷夫人人选。 可虽说皇太后办赏梅宴的目的只为策凌,却也同时邀集了莫洛贝勒与几位亲王府的贝勒爷。以免聪明过人的策凌爵爷揭穿她老人家的心机,找到借口托辞不来,枉费她苦心安排的这场相亲宴。 而颐静格格,身为顺亲王府的大格格,她当然在受邀出席的名单上。 然而皇太后并不欣赏承僖的女儿。 京城里那些纨裤子弟们的闲言闲语,早由太监公公们的口中,传进她老人家的耳朵里。 纵然颐静格格生来貌美、惹得京畿公子们议论纷纷不是她的错,承僖时常携女出游也不算是大过,但皇太后保守的心里却始终认定——喜欢抛头露面的女子,绝非男人的良配。 于是在这场赏梅宴——实则为相亲宴中,颐静格格在皇太后的秀女名单上,只不过是个被礼貌邀请、注定无法成为主角的陪衬角色。 可心高气傲的颐静格格,却未察觉皇太后的心思。赏梅宴上,她以艳丽的姿色压倒群芳!当日颐静在出席这场宴席的众多王侯名媛眼中,看到许多仰慕与嫉妒的目光。显然,颐静格格的确是宴席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朵名花。 如果这场宴席不为特殊原因,颐静的美艳在其它名门淑媛眼中,确实刺目的碍眼!然而这日受邀前来参宴的名门淑女,与宴前早已被暗示告知,皇太后举办这场赏梅宴最主要的目的。 赏梅宴上各府娇贵名媛皆被皇太后一一点名——只除了颐静格格与她那同父异母、顺亲王府包衣奴才所生的姐妹珊瑚,不在唱名之列。 也许是主事公公的疏失,更可能是皇太后的主意——颐静与珊瑚虽受邀参加宴席,却因为颐静格格的名声与珊瑚格格的出身,两人因此不在皇太后她老人家点校的名单上。就因为这样,各府名媛虽嫉妒颐静的美艳与珊瑚温婉的气质,内心却又感觉到一股发酸的快感与得意。 然而,这名不被皇太后所认同的「名媛」,颐静格格,在这场赏梅宴里,却牢牢的锁住了策凌的目光。 而颐静呢?她从小就被捧在掌心里宠溺,在众人的赞叹中成长,她不但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美丽,而且骄傲自负——当然,这些负面性格只有她自己最清楚。身为一名美女与名媛,即使自负骄傲,她表露在外让众人仰慕的面貌,绝对是羞涩婉约而且温柔得体的。 当颐静接触那对灼热的眸光,她当然明白策凌爵爷凝望自己的眼神,代表着什么样的含意! 然而皇太后并未点唱她的名字! 她可管不着珊瑚有没有被唱名,可皇太后居然堂而皇之地忽略她,让她当众丢人,这教从小被人捧在手心里的颐静,一口气如何吞得下去?! 于是在所有的女人皆围绕着皇太后巴结逢迎之际,只有她高高仰着颈子,孤傲地远避至园内一棵大树下,嘲弄地冷视着那一群只知谄媚权贵的庸脂俗粉。 「既然来了,不去讨皇太后欢心,岂非有虚此行?」 「爵爷?」颐静转过身,看到高大强壮的策凌,她饱满艳红的双唇微微张成一圈诱惑的圆。不知何时,爵爷竟然来到她身后。「有几位格格、郡主侍候左右,我怕皇太后没时间注意到我。」她瞇起眼,意有所指。 「我以为,美丽的女人不会如此愤世嫉俗。」他咧开嘴,灼亮的双眸紧盯着眼前娇艳动人的女子。 听到策凌开口称赞自己的美丽,更加深颐静的自负。 一股兴奋的快感滑过她的胸口,这感觉让她觉得刺激极了。「爵爷言重了!」她故做诧异状,眨着妩媚的双眸无辜地道:「颐静生在公侯世家,幼禀庭训,从小阿玛便以『知进退、慎言行』六字谆谆告诫,颐静不敢有一日忘却阿玛的话。之所以不敢趋附上前讨皇太后她老人家的欢心,实在因为颐静自知比不上各府众家姐妹们老成练达的缘故。」她慢柔细语地道。对付像策凌这样霸气十足的男人,她知道一定得放下身段,表现得像个名门闺秀。 莫洛贝勒虽然俊俏过人,几位亲王府的贝勒也英俊过人…… 然而在颐静眼中,他们全都比不上眼前的策凌爵爷! 他低沉的声音,英俊的脸孔,强壮、充满力量的魁梧身材——每一样都足以使她的心跳加速! 而最让颐静意乱情迷的,是策凌爵爷那一双彷佛能看透人心的魔魅深眸!那阴鸷忧郁的眼神,能让任何真正的女人打从心底产生征服的欲望! 策凌挑起眉。「颐静格格,妳实在教人吃惊。」他低笑,深深凝视她艳丽的脸蛋。 「吃惊?策凌爵爷,您的话真奇特。」她温婉地一笑,随即故做不安地瞥视左右,似怕被人见到两人独自在树下私会交谈。「不过,虽然您是这么特别又有趣的人,可颐静实在不能同爵爷继续聊下去了。」她故意道。 话才说完,她便佯装羞涩地垂下颈子,转身想走。 果不其然,策凌如颐静所料立刻挡住她的去路。非但如此,他甚至捉住她的手肘,半强迫她留下。 「格格,请原谅我失礼,」策凌富含男性的磁音急促低嗄地问:「不过在妳离开前,我想知道妳是否已经许亲?」 颐静倒抽一口气。「爵爷,您真的太失礼了!」她挣脱他,一双精心描绘过的勾魂双眸睁得大大的,惊讶溢于言表彷佛当真受到惊吓。 策凌进一步将颐静压在那棵大树干上,嗄声问:「我承认言语唐突了格格!不过我确实非常想知道答案,希望格格成全我的心愿。」 她张大了嘴喘着气,瞇起媚眼审度近在咫尺的英俊男人。 颐静虽不说话,双峰却不断起伏着,有意无意地贴向策凌浑厚的胸膛。这若有似无的暧昧,助长了两人间某种微妙的感应,下一刻策凌的唇已压向颐静—— 「不!」颐静在第一时间推开男人。 当然,若非策凌松手,凭她的力气根本不可能推得开强壮的策凌。只因策凌想得到的不仅止是颐静的身体,所以才肯放手,不想过度惊吓到她。 「爵爷……您太过分了!」她的声音颤抖,听起来好像已经饱受惊吓。「今天的事……今天的事,我不会向任何人提起,可往后我再也不要见到您了!」 话才说完,颐静双手压着「惊吓」的心口,在爵爷渴望的眼神下转身快步跑离树下。 若兰一连高烧数日,清醒后那夜所发生过的一切,在她的记忆中就如同一场不真实的恶梦。 她真的只是做了一场怪异的梦魇吗? 一切了无痕迹,醒来后她询问心蝶,是否看见一群黑衣人在宫墙上飞檐走壁?然而她的疑问却被心蝶一一否定。 半个月过后,这日一清早,若兰如往常天未亮就起床,自行盥洗、梳妆后,亲自走到后园井边打水,然后提着一桶清水到额娘石静嫔的屋里,待额娘下床后,就有干净的清水盥洗。她亲自侍奉母亲,十数年如一日。 这些日子以来,除了偶尔回想起那夜受辱一事外,大半时候若兰的心情比从前都好,因为额娘喜怒不定的性情这些日子来突然好转,对若兰而言,是过去她求之不得的好事。 到了额娘的房前若兰空出手推开房门,没料到一大早额娘已经起床,坐在炕床上皱眉沉思。 「额娘。」若兰笑脸呼唤母亲。 「水盆放下。兰儿妳过来,额娘有话对妳说。」石静嫔今天早上的口气格外温柔。 若兰放下水盆,顺从地走到母亲身边。 石静嫔忽然握住女儿的手。「在我身边坐下吧!仔细一回想,这些年来我只顾着自个儿的心事,竟忘了咱们母女俩上回一块儿促膝谈心是什么时候了!」 这话让若兰屏息地瞪着母亲。 石静嫔将女儿拉坐到身畔一张空椅上,柔声道:「前几日,妳皇阿玛跟前的瑞福公公到我屋里来了,妳知道这件事吗?」石静嫔忽然提起。 「我听春梅提过。」若兰答。春梅是在石静嫔身边伺候的宫女。 她的心揪紧着,只因为一提到皇阿玛,额娘便会闷闷不乐。 「妳猜,妳皇阿玛身边的大红人,没事找上我这所『冷宫』为的是什么?」石静嫔自嘲。 「额娘,我猜不着。」她不想猜。 这些年她自绝于宫廷「礼俗」,父女俩在同一道宫墙内,她从来只能远远地望着她的「皇阿玛」,却从来不曾被召至皇帝跟前问安祈福。 石静嫔苦笑一声:「也难怪妳猜不着!是妳的皇奶奶今年大发慈悲,她老人家竟然要一干皇子皇孙,全都跟着上承德到山庄里去给她叩头,一齐祝祷皇太后福泰安康、长命百岁!」她酸涩的语气带着一丝不自觉的嘲弄。 「所以,额娘想上承德?」若兰不动声色地问,假装没注意到母亲口气里的尖酸。 石静嫔摇头,声调稍显尖锐。「我方才不是说了?她要的是你们这群皇子皇孙上承德给她祝寿去!这种好事怎么会有我的份儿?」 「那么我不去,我只留在宫中陪伴额娘。」若兰立即回答。 她说的是真心话。 石静嫔愣住,半晌过后才哑着声说:「好孩子,我知道全天下的人都负我,就只有妳这好孩子,一直就是这么孝顺。」 听到这番话,若兰心窝没有放开反而揪紧了。 她为自己至亲至爱的慈母感到难过,更明白额娘指控的这句「全天下的人都负我」,其中尤其指的是个男人,而这男人正她的皇阿玛。 石静嫔揉着她女儿的手黯然道:「妳是额娘的乖女儿,向来也只有妳了解额娘心底的苦、晓得额娘暗里流的泪。」 听着这番话,若兰心口渐渐发酸。 「可是妳大了,大到早该论及婚嫁,却因为额娘的缘故而耽误了妳!」石静嫔看着女儿喃喃道:「然而这回,确实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妳早该跟在妳皇阿玛身边让他注意到妳,这样或者就能为妳自个儿挣到一门好亲事!」 亲事? 「我已经说过,要留在额娘身边一辈子。」若兰认真地对母亲道。 她明白这是个唯男人之命是从的世道,她早已经笃定一辈子不嫁人。 「妳陪我的时日够多了,我不能这么自私一辈子捆着妳!现在我不要妳陪,我只要妳随皇上一道上承德去,为自己觅一个好夫婿!」石静嫔神色严肃。 多多少少,这些年来,她也猜到了女儿的心意。 然而,她认为女儿并不明白宫中险恶。 「这是我的心愿,兰儿,妳忍心让额娘为了妳的婚事日夜忧心吗?」石静嫔对女儿用苦肉计。「皇上不可能留着一名皇格格不嫁人,那会让皇室蒙上污名!」石静嫔道。 若兰不认同母亲的想法。 「皇阿玛甚至忘了有我这个女儿,对于皇室而言我只是一名微不足道的存在,何德何能可以严重到招来污名?」她对母亲道。 石静嫔张大眼睛。 她没料到,自己这一向沉静的女儿,竟然如此聪慧成熟。 然而这想法不容于世俗,该遭天打雷劈—— 皇上绝对不会同意,留一名不嫁皇格格老死宫中! 「去,拿妳的聪明智慧与美貌做靠山,勇敢地上承德去!」石静嫔紧握女儿的手语重心长地道:「这儿我有春梅陪我,况且妳留在这里也不能为我做什么。我要妳给自己一个机会,为自己的人生争取一次转机,也给额娘挣口气!」 既然要嫁,她就要女儿争气,别像自己一样命苦——她要若兰嫁给一个足够匹配她的男人! 凝望着自己的母亲,若兰感受到她强烈的期盼。 她知道拒绝的话一旦出口,一定会惹她心思纤细敏感的母亲伤心。 「我会遵照您的话去做,」她对受苦的母亲承诺。「但是如您所言,皇阿玛不会丢了自己面子,到最后我不是嫁入大漠和亲,就是嫁给京城贵胄,同样嫁入侯门似海,您所期盼的关于女儿的婚姻,结果与事实可能有极大的出入。」若兰寓意深远地回答母亲。 就如同她自己的命运一般!看似荣华显贵,其实个中的痛苦无人能知。石静嫔黯然幽叹。 然而,男人并不需要一名太过聪慧的女人! 女儿一番话再次让石静嫔意会到,若兰的冷静聪慧,往后将是她为人母者最大的忧心! 然而得知女儿愿意尝试,石静嫔心中的大石至少放下了一大半。 「我还有件东西,如果见到妳皇阿玛帮我交给他。」石静嫔对女儿道,然后从怀中取出一团丝帕,打开丝帕里面包裹着一根翠玉簪。 「这不是当年皇阿玛送给您的订情之物?」若兰问母亲。 石静嫔点点头,神情落寞。「答应额娘,一定要把这样东西送交给皇上,如果皇上还顾念着旧情……回京后不会再冷落咱们母女俩。」事实上,石静嫔这么做真正的原因,是希望皇上见到这支翠玉簪后能顾念过往的恩情,善待若兰。 若兰无言。 后宫粉黛三千,她不认为皇阿玛会因为这支玉簪而念起旧情,然而即使她明知额娘太傻,还是伸手收下玉簪。 「若兰以性命发誓,一定会达成额娘的心愿。」她坚定地道。 石静嫔的鼻头突然酸涩起来…… 太苦了! 她的命运从进宫那一刻开始就注定,却不曾料到下场如此凄凉折磨! 如果人生还能再重来一遍,当年她宁愿嫁与市井小民,也不愿进宫与其它女子共侍一夫…… 争夺皇帝短暂的爱怜。

南宋盛世。

他,是一朝太子,高高在上;而她,只不过是被家族赶出来落魄的哑舞娘。

他,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只是颇有心计却对她柔情。

她,娇小玲珑,懦弱倔强,只是紫眸重瞳被视作不祥。

那年,他十六岁,她,十四。

他偶遇流浪街头的她,并给她温暖----至少她是这样认为的。

因为,他说,你的眼睛真漂亮。

于是,他赐给她名,倾娆,寓意,倾世妖娆。并亲切地唤她为`娆娆`.

他也承诺,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终于,在他十九岁时,登基为皇,却未曾给她名分,她也不曾要过。一切照旧。

只是,在他二十岁时,喜欢上了一个女子,叫做颜蕾,一朝丞相之女。立她为后。

至此,他的目光不再围着她转,只因颜蕾。

但,他如旧,她亦如此。

之后,他曾在她舞时,将她拉入怀中试探性的问道,娆娆,给我,可好?

她不语。

他以为她应了。正欲抱起她时,她突然抬起手扇了他一巴掌。

他愣祝

第一次,他看见她眼中闪着怒气。

第一次,他看见她眼中没有了乖巧与懂事。

第一次,他知道原本懦弱的她也有倔强的时候。

像只小野猫。

那日起,他再也没提起过那夜的事。

她也如常的为他而舞。

3016.com,心照不宣。

其实,他不是没想过立她为妃。

他说,娆娆,我立你为舞妃,可好?

她笑着摆手拒绝了。

只因,她曾说过,要成为他的唯一。

既不能成为他唯一的妻,便要成为他唯一的舞娘。

本文由3016.com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3016.com:舞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