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

享受更好的游戏世界,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感恩大回馈只要您每天达到规定投注限额,所以说选择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进行娱乐是你明智的选择,所以说选择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小说连载】桃李春风一杯酒 三

“你为什么打我,法律可是不允许的1我摸着脑袋愤怒地吼道。

“倩怡,在想你的周瑾哥哥了么。 ”蓦然出现一中年美妇,望着出神的少女,笑道“这才出去几日,便想成这般,看来周瑾回来后就得给你们成婚咯。果然女大不中留啊。”

“什么1我不禁失声叫了出来。

“原来如此,却不知那武林大会在何处举行?”少年又问道。

“不!不行的!我不能自己去死1老头儿略微冷静地说道,他端起水壶,自顾自的倒了杯水后开始喝水。

“嗨,别提了。现今边军腐败不堪,我曾到里头去过,受不了那军中腐败,又逃了出来。”似乎说道伤心处,黑瘦少年又叹道“我想,这既然军中不能立功立业,那就去江湖中行侠仗义,也能成就一番事业,想不到命途多舛啊,至今还没有任何门派收我为徒。”黑瘦少年一脸无奈“哎,不提也罢,对了,这位公子你怎么称呼啊?”

”什么?“那话我早已听惯了,可是从这个疯老头儿嘴里出来,总是那么别扭。

襄阳城,天悦酒楼。

”唉,即便如此又能如何呢?我又逃脱不了,只能忍受。“我摇头说道。

“这位公子啊,你不是我大齐人士啊。”此时那名黑瘦少年却正旁若无人的吃着一只鸡腿,全然不顾这鸡腿并不是自己的。少年见此,当即哭笑不得的回道“不错,我等是大楚来齐经商的。却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我没有整容,我就是这么年轻。”我继续反驳这些无聊透顶的老头儿们。

“噢,我叫李逸仙。”少年听闻黑瘦少年讲到边军,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听到他说江湖,又问道“不知道赵兄对于这武林大会可还知道什么?”

一梦醒来,竟发现自己穿着长袍褂子坐在酒楼二层。周边均是古色古香的东西,大有晚清民国之风范。

“噢,赵悫,赵兄这名字莫非取自名将宗悫?”白衣少年淡淡一笑,向赵悫问道。

我就这样被押到了衙门。大堂里阴森可怖,潮湿阴冷,两旁的衙役像是死人一样面无表情,活像一个被活埋的死人。他们冷峻的不知看着哪里。

“小二,今日酒楼怎么这多人,往日也像今日这般多吗?”问这话的,正是那位白衣少年,经过十日风尘仆仆赶路,一行三人已然来到了襄阳城。然而三人都是有武艺在身之人,故此并无多少疲倦之色,眼下,这主仆三人正坐在酒楼吃食。

“我也不知道,一觉醒来就在这里了。”我答道。

大齐江湖,风雨欲来。

“是啊,可那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都是老头儿,而他是个年轻人。”第一个制服老头儿说。

而此时,太一门禁地剑冢,太一门宗主孙柏正盘膝而坐。身旁同样坐着一人,两人的交谈中,不时说出“白玉京”“朝廷”“太子”等话语。

我看见疯老头儿,他蹲在不远处的台阶上抽烟。他嘿嘿冲我笑着,摁灭烟头。

“啊,陈恪师叔不是说周师兄不得婚娶吗。”

“你直接去死不就行了,比如从那里跳下去。”我不耐烦地指着栏杆。

“这位公子莫非不是我大齐人士?”小二面露诧异之色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答道。

“哈哈,这事可由不得你。等他回来了我就给陈恪那老家伙说一说,让你们快点完婚。”美妇宠溺的看着女儿,笑道。

”为什么这样说?“我问道。

“啊,娘亲。”少女仿佛被看穿了心事,脸上飞起两朵绯红,“娘亲不要取笑女儿了,我才不要嫁给周瑾师兄呢。”说道这里,少女更是羞的低下了头,不敢抬头看了。

”威武……“衙役的声音在知县出来的时候倏然响起,像是一堆死人骨头在风中沙沙作响。

“哎,你还真是个识货的。”赵悫听得白衣少年此话,放下鸡腿,用手一抹油腻的嘴,喝了一大口茶。兴冲冲的向少年道“当年父亲给我取名,就是说‘慕宗悫之长风’,没想到你还知道这个呀。”

”我没整容1我大声叫道。我依然被捆着,浑身不自在。

“如此也好,那我们就同赵兄一起上路吧。”白衣少年听得这话,淡淡一笑,而他身后的两名随从,听得他要去少林寺,却是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彼此相望一眼,表情万分精彩。

“或许他是在发愣吧,做活儿累了,难免要发呆出神。”我宽慰地想。

“嘿嘿,我叫赵悫,就是襄阳城土生土长的人。”黑瘦少年狼吞虎咽吃着鸡腿,一边从嘴中含糊不清的说出这番话。

“关禁闭室1

“既有兄台为我们解释,那么小二哥你就去忙吧。”白衣少年向小二微点头,随后那名叫“赵启”的随从拿出了一张银票,递给了小二。小二低头一看银票的数目,当即视若珍宝的藏进了衣服中,随即掩饰不住狂喜之色的向少年道谢。

“苦难1

“不错,我三人是大楚来齐经商的,怎么,有问题吗?”少年淡淡回道,而两名随从却不自觉的运起了内功,冷冷注视着小二。

“怎么样,不少吧。”我笑道。

“我说呢,公子有所不知,过些日子就是我大齐五年一次的武林大会了,到时大齐江湖各个名门大派,百年世家都会参加,各个门派都会在此时公开招徒,还会举行各个门派之间弟子间的比试,故此每次都会有许多想投进这些门派的人去,还有许多求机遇的人也会去试试运气的。”小二听闻少年解释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随后又解释道。

”五十仗1

天悦酒楼是襄阳城最大的酒楼,酒楼内极尽奢华,可谓金玉镶梁,比起长安城里的那些大酒楼也是丝毫不逊色。据坊间传闻,天悦酒楼本就是长安城内某位大佬开的,那位大佬在朝廷也有几分话语权,故此才能在这两国交境的大城中建起如此华贵的酒楼。

“我看过他的书。”老头儿笑道。

“啊,娘亲,你可要多指导我呢。”少女有几分欣喜的说道。

我回味着疯老头儿的话,认为那就是谎话。

蜀山太一门。

”来一壶水。“我对小二说。

樱花园中,一粉衣少女舞一柄长剑,但见剑气如虹,直搅的漫天樱花飞舞,一道寒光闪过,少女却突然收了剑。望着樱花,呆呆站立。这少女面容白净,双眼如同浩瀚星海,让人望之入迷。双眉又如春天的柳树枝,真是肤如凝脂,指若葱根,美目盼兮,巧笑倩兮。

”我们都应该是老头儿1

“哼,为了他徒儿的终身大事,他还能冥顽不化不成。”美妇却不以为然,“对了,倩怡你的‘秋水剑法’可是练的挺不错了呀,比起我上次看要好的多了。”

尸体?我想起那个拖走第一具小二尸体的屠夫。第二个小二的尸体一定也是他拖走的。

“不错,听说御林军和玄甲军已经开赴少林寺,提前检查周边安全了。那今年的武林大会肯定更加精彩啊。”说道这里,赵悫又对白衣少年说道,“李兄啊,不如我们就一同结伴去那少林寺如何,有个朋友相伴,一路也不会孤独嘛。”

睡去……

与此同时,大齐各个门派也都准备起了不久之后的武林大会,有些处于边陲之地的门派甚至已经向少林寺出发,一时间大齐整个江湖都热闹非凡。

”那我为什么躺在地上?“我晃着脑袋问。

千里之外,武当,峨眉,五岳剑宗,少林,这样的对话同样在上演着。

”你拿去赌吗?“我不悦的说。

“宗悫将军乃是前朝名将,其大名何人不知。倒是赵兄,既然有慕宗悫之风的意思,为何不去参军,博个封妻荫子呢?”

“死了1小二突然面颊红润,上窜下跳,在酒楼二层欢欣鼓舞,蹦来蹦去,像是吃了兴奋剂,然后竟窜上栏杆,看着下面,又看看我,笑了笑,十分诡异的笑了笑,我再次犹如雷击般。他跳了下去。我被小二的这一举动吓住了,急忙站了起来,伏在栏杆上往底下看摔死了的小二,他的死并未引起路人的围观。好似他死就死了,全无关系。不一会儿,一个像是屠夫模样的壮汉,将小二的尸体拖进了路边的肉铺。

“嗨,这倒是我的不是了。”黑瘦少年听得这话,一拍大腿,急忙道“今年的武林大会可与往届不同,今年是十年一次武林盟主换届之时,所有有资格的人都可以互相比试,最后的胜者可以与当今武林盟主,太一门宗主孙柏决一胜负,胜了就是武林盟主,就算败了,也是一大美谈啊。”说道这里,黑瘦少年却露出了一脸向往的神情,“对了,今年听说陛下也会驾临少林寺,亲自观战的。”赵悫好像突然想起来,又急忙道。

“啊-…连你奶奶也骂!逆天了啊!太……太不孝了1老头儿干脆晕了过去,小二慢腾腾地走了过来,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他又笑了,那笑容令我犹如雷击。我看着躺在地上的老头儿。

小二正要答话,邻桌一人却突然凑了过来“小二哥,你去忙你的,这位公子的疑惑还是我这种江湖人士来解答的好,你懂什么。”却是一名黑瘦的少年人,眼神里闪着狡黠的光,这眼神却不应当是少年人该有的。

”还是冷啊1疯老头儿走到我跟前蹲下,开始抽烟,然后摁灭。

“噢?大齐皇帝也会去少林寺?”白衣少年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问道。

“不!那我也不敢1老头儿又疯狂地摇头。

”你咋这么年轻呢1店里的老头儿咆哮道,一把拨开旁边桌子上的油壶握住一把小刀走近我。

”那就再打五十仗1

我被搜身,并摸出那两张五十两的银票。

“我要死了吗?”我浸在满是血污的长袍褂子下,闻着血味,胃里涌起一阵反感。我趴在稻草堆上,开始往下吐。

走过一条街,又走过一条街。我发现街上全是老头儿,像是老人国。女人也是佝偻着腰的老太太,全都老不堪言。我瞧着那个疯老头儿,他也瞧着我。

”他去整容了?“先前第一个老头儿问。

“这是酒楼。”我下意识地对自己说道。

就这样,我又回到了禁闭室。我在这种时候一直在思考,自己缘何会出现在两个世界里,且互不相干。我隐隐约约----像是在梦中----记得在那个世界里,自己被打得无法动弹,而且同此时的自己一样,必须承认一项不属于自己的罪名,且受着刑法。不过,此时此刻的自己倒未受到什么刑法。不过,需要待在这个潮湿阴冷的禁闭室,倒也算不得幸运。这两个世界在隐隐约约有着什么联系,可我无法想象得出。而且我也知道,一旦睡去,便极有可能到那个世界受苦。相比之下,我更宁愿待在这个昏暗无光的地方。

”又一个死了?“我觉得不可思议,喃喃道,”太魔幻了吧?一会儿死了两个人?“

突然,一阵飞沙走石,漫天尘雾,我竟昏了过去。

“打开门1我拍着玻璃门怒吼,却发现外面的老头儿越来越多,全部圆眼怒睁的瞪着我。那中眼神十分地可胖,让我不由后退了几步。

“二层柜台后面的死人1衙差冷冷地道。

门卫是个老头儿,这是理所当然的。他有些惊讶的看着我。

过了几分钟。应该是几分钟。身处在这个时代,我没有指针模样的钟表,根本无法确认时间。

”我在哪里?“我不禁这样问自己。

“看过他的《祝福》,然后我就天天想着死了。我可不想像祥林嫂那样,可怜巴巴的1老头儿苦笑着说。

“你必须是老人,因为这是老人的世界1

“死了1小二跳下。

“为什么?”

“他是凶手,带走1两个衙差架着我下楼,到了街上。路上的行人茫然的看着我,好像我是一个怪物一头牲畜。

”不过,你这一百两,在我手里可以翻很多倍呢。“

“哪里有什么屠夫,走吧1

”是埃“一个老头儿回答。

我还不认罪,他又打了我五十仗。

”傻X老头儿们!一群老古板!一群傻X1我失去理性的骂着,随即更加疯狂地开始挣脱,老头儿们赶忙抓紧我,将我摁在地上。

”你到底是谁。“我问疯老头儿。

“闭嘴吧年轻人1说话的竟是酒楼上的那个疯老头儿。

衙差走到栏杆旁,指着下面,”从这里跳下去,就死了。“

”啊1

我无话可说,只得无奈地摇摇头。

”我可不想死。“

“哦,是这样埃”我明白了似的说。

我苦笑着摇摇头,“我想找个客栈。”

老头儿们将我带到审讯室,讨论我是否私自去整容这个问题。

“那是啊,想当年我也是一个秀才呢!只是后来一直不中。”老头儿苦恼地说。

”不不,有些老头儿力气很大。带他进去吧,整容这件事情很严重,需要严肃处理呢1警卫不太温和地说。

”我是你爹1他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同时头看着屋顶朝着天,原地打转,“上天呐!孩子都不认爹了-…”我打断了他,愤然道,“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竟敢冒充我爸,找抽啊1

“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这么年轻1

“这是属于老人的世界1

那飞沙走石只是一阵沙尘暴,待大风打啥过去后,世界恢复平静。

”本镇从来没有过年轻人1

我昏了过去,醒来后依旧在禁闭室里,土司大的窗口透进一点月光,惨淡凄人。

“这怎么样1老头儿不屑地说。

“可这酒楼是否这样认为呢?”我又这样对自己说道。

“搜身1衙差厉声呵斥道。

”五十仗1

”冷吗?“疯老头儿嘿嘿笑道。

”好嘞1小二转身去拿水。

“为什么不可能1

“鲁镇。”老头儿答道。

”在这鲁镇,买个馍都得二十两,住一晚普通客栈,需要七千三百四十两1老头儿像看挨训的小孩子一般看着我。

”不孝子啊!毫无礼教!我错生了你啊1老头儿蹲下开始哭,一会儿抹了眼泪重又站起来,“不孝子啊!该死1

我没有说话,依旧冷冷地看着他。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使劲地想要挣脱,不料这群老头儿将我抓得死死的,生怕我会再度跑掉。

“你怎么又过来了1我一拍桌子吼道。此时酒楼上已空无一人,只剩我、老头儿和小二。

“没事。”他站了起来。

“他摇头,他是说他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带回去1衙差推着我向前走。

”快!抓住那个年轻人!他私自去整容啊1不知是哪个老头儿叫道。

“不知道,起先我们怀疑他整容,可他力气很大,不像是个老头儿1一个老头儿对警卫说。

我伏在大堂地上,嘴里”咕嘟嘟“冒出许多血沫。我的长袍褂子已经被鲜血染红。

…… ……

“你看呢。”我无力地说。

“谁是酒楼掌柜?”我问道。

“罢了罢了,明日再死不迟。”老头儿笑着说。

“所以呢?”

“是!我想死1老头儿疯狂地叫喊着。

怎么都是老头儿们?我昏在老人院了?

“你这小子真是桀骜不驯!欠教养1某一个老头儿训斥我。

”说谎1衙差举起银票,指着商号,“这是什么?这是酒楼掌柜的银票!他的钱为什么会在你的身上呢?”

”你是大福大贵之人1

我放弃了反抗。这群老头儿重又抬起了我,走过一条街,又走过一条街……直到街角的派出所。

所以我不能睡去……

”尊敬长辈,天经地义。我是长辈,我想打你就打你,你胡咧咧什么!给我跪下1老头儿呵斥道。

“你想死?”衙差面无表情的说。

”你来这里做什么……“我颤颤巍巍的问道。

”混账1第一个制服老头儿怒拍桌子道。

”我们好像都年轻过呢1一直没有说话的一个制服老头儿突然笑着我。

”他也没死,那就是没有死人了,走,回去吧。“衙差便准备收工回去。不料那老头儿疯了般地拦住衙差,”杀了我!杀了我1

“受伤了。”疯老头儿吐着烟说。

“先关禁闭1三个制服老头儿齐声道。

”去你妈的1我骂道。

“死了1我也跳下。

“五十仗1

“你识路吗?”老头儿嘿嘿笑道。

“小伙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埃”

”对啊,还有养老保险。“

”你……“制服老头儿气得说不出话,”拉回禁闭室,直到他承认他整容1

”放我下来1我吼道。

“你是谁?”一个衙差问我。

”你……你为何会在这儿呢。“我分不清哪个才是梦境。

“我没罪1

“你是凶手,你杀了酒楼掌柜。”前面的衙差头也不回的说。

“你不能特立独行1

“比原来死的那个强多了。”我嬉笑着对自己说。

”怎么都是老头儿呢?“我有些愕然的喃喃道。

衙差”哼“了一声后踢开老头儿,同其他衙差下楼离去。老头儿哭泣着坐在我面前,”我就是想死而已啊!为什么不让我死1

”当老人上公车还有人让座。“

”中国。“再一个老头儿说。

“差不多?”

我就这样被捆着、抬着进入了派出所。审讯室里坐着三个制服老头儿,外面坐着一个老太太,在办理户口。

“那,你就撞这里,就用脑门撞过去。”衙差指着尖尖地桌角,又做了一个撞头的动作。

五十仗打完了,县令笑了两声,我却没有看见他在笑。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衙差说着便要离去,老头儿又挡住他,并死死地抱住他的双腿。

“钱。”我说。

”死了1又一个小二跳下。

我吓得站了起来,那小二提着水壶愣愣地盯着我。我缓步向小二走去,他抬起头看着我,大呼一声“死了1便丢下水壶奔向栏杆,跳了下去。

“那你为什么这样年轻呢!我们可都是老头儿1另一个制服老头儿说。

“小二跳楼不干我关系啊1我不满地叫道。

“你三番两次出现,还说我是大福大贵之人。”

“啊1

“我是公民,不能滥杀无辜。”我淡淡地说。

”唉,生活太苦了,你像那个跳下去的小二,真是有胆识的人呐1老头儿苦笑着摇了摇头。

“呵,还是个老秀才。”我笑道。

本文由3016.com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小说连载】桃李春风一杯酒 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