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

享受更好的游戏世界,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感恩大回馈只要您每天达到规定投注限额,所以说选择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进行娱乐是你明智的选择,所以说选择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好书推荐:19和20世纪最有害的10本书,《共产党宣

6,《资本论》

(德文:Das Kapital,英文:Capital)

点评:马克思生前只看到“资本论”这一大部头著作的第一卷得以出版,他的赞助人恩格斯编辑出版了马克思起草的另外两卷。资本论强行把资本主义套入毫不相称的马克思的历史唯物论中,把资本主义描绘成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丑陋阶段,资本家不可避免而且毫无道德的通过致富最低工资压榨工人,来获取最大利润。马克思的理论认为最终的结果就是全球无产者的大革命。他没能预知21世纪的美国:一个建立在资本主义和代议制**基础上的自由富裕的社会,一个全世界都羡慕并且努力模仿的社会。

3016.com 1

1,《共产党宣言》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点评:马克思和恩格斯分别于1818年和1820年出生于德国,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教父。恩格斯起初是个左派富家公子:他继承了收入丰厚的纺织厂,马克思人生的大部份靠他资助。1848年,二人合著了“共产党宣言”,作为他们所属的“共产国际”(Communist League)的行动纲领。共产党宣言把人类历史看作剥削人的有产者和受剥削的工人之间的阶级斗争,号召工人起来革命,从而消灭私有财产、家庭和国家,建立一个无产阶级的乌托邦(proletarian Utopia)。苏联(Soviet Union)这个“邪恶帝国”(Evil Empire)把共产党宣言付诸实践。

本书罗列了对马克思主义现实性的十大疑问,或者说放弃把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的十个理由,并逐一加以剖析和驳斥。

3,《毛主席语录》

(Quotations from Chairman Mao)

点评:毛泽东死于1976年,曾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二战期间和二战后担任红军的领袖,领导为争夺对中国的控制和反共的***部队进行的内战。1949年内战获胜,他创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共产主义奴役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1966年他发表“毛主席语录”,又被称为“红宝书”(The Little Red Book),作为他发动的旨在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社会推回他设想的方向的“文化大革命”的一个工具。通过强制性配发,“毛主席语录”印刷了几十亿册。西方的左派被书中马克思主义的反美论调所倾倒。毛泽东写到,“结束帝国主义主要是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压迫,是全世界人民的任务”。(对新华社记者的谈话,一九五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毛泽东同志论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人民出版社版第三一页。译者注)

马克思指出,即使以纯粹经济学的方式,就是说,“从资产阶级立场出发,在资本主义理解力的界限以内,从资本主义生产本身的立场出发”,表现出“资本主义生产的限制,它的相对性,以纯粹经济学的方式,就是说,从资产阶级立场出发,在资本主义理解力的界限以内,从资本主义生产本身的立场出发而表现出来,也就是说这里表明,资本主义生产不是绝对的生产方式,而只是一种历史的、和物质生产条件的某个有限的发展时期相适应的生产方式”。

3016.com 2

首先,恩格斯在这里反复强调《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是自己四十多年前写下的,“带有作者青年时代的烙印,反映着他青年时代的优点和缺点”,这本书的观点“和我现在的观点并不是完全一致的”,这本书“正如人的胚胎在其发展的最初阶段还要再现出我们的祖先鱼类的鳃弧一样”。至于为什么这本书所论述的观点还是一种不成熟的观点,在恩格斯看来,原因很简单,这就是写这本书的时候“还没有现代的国际社会主义”,他和马克思还没有将社会主义发展成为科学社会主义,他还不是一个科学社会主义者。

4,《金赛性学报告》

3016.com,(The Kinsey Report)

点评:金赛是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U.)的动物学家(zoologist),他在1948年发表了论文“男性性行为”(***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Male)。五年以后,他又发表了“女性性行为”(***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Female)。这两个报告科学的曲解乱交(promiscuity)和性异常属于正常行为。当2004年一个关于金赛的电影上映时 “华盛顿时报”报导说:“1948年发表的金赛报告…震惊了美国,里面说美国男性在性行为上很狂放,按照上世纪40年代的法律,95%的男子都可以认为犯下了性侵犯(***ual offense)。金赛报告包括男孩性行为——甚至婴儿性行为——的记录,说37%的成年男子曾经有过至少一次同性性行为…这本1953年的书还包括四岁以下女童性行为的记录,建议说成年人和儿童之间的性行为可能是有益的。”(好书推荐 尽在:www.xiaoshuozhu.com)

说来说去,这些人之所以如此不顾文本和历史的真实性,大肆宣扬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的“美国版附录”中的这91个中文字,就是为了说明恩格斯到了晚年已放弃了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已不再是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了进一步驳斥这种观点的荒谬性,我们引证一个历史事实。1890年,恩格斯70岁了。为了表达对这位共产主义理论的创始人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袖的敬意,世界各国无产阶级的学派和组织纷纷以各种形式向恩格斯致以70岁生日的祝贺。其中法国工人党全国委员会的贺信中有这样一段话:“亲爱的公民:我们祝您——同马克思一起作为很快就要达到目的的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理论家的人,保持着火热的心和年轻人的热情的人健康长寿,祝您像新的摩西一样,能够看到无产阶级进入共产主义的乐土。”

2,《我的奋斗》

(德文:Mein Kampf,英文:My Struggle)

点评:我的奋斗(My Struggle)最初分成两个部分,分别发表于1925年和1926年。当时希特勒因为领导纳粹“褐衫党”(Brown Shirts)搞著名的“啤酒馆政变”(Beer Hall Putsch)而被投入监狱,那次行动旨在推翻巴伐利亚**(Bavarian government)。希特勒在书里阐述了在德国实行种族主义、反犹主义(anti-Semitic)的构想,这个纳粹纲领直接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World War II)和对犹太人的大屠杀(Holocaust)。他设想通过大规模屠杀犹太人、对法国的战争、以及以后的对苏联的战争来为德国在东欧开辟“生存空间” (living room)。这本书开始并没有引起多少注意,但在希特勒上台之前已经很流行。据Simon Wiesenthal Center的资料,到纳粹德国战败的1945年,此书发行量高达1千万册。

1895年1月30日,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前进报出版社经理理查·费舍写信给恩格斯,请求他同意该出版社把马克思在1850年《新莱茵报》上发表的论述法国1848年革命的一组文章印成小册子出版,还请求恩格斯为这个单行本写一篇导言。恩格斯同意了这个计划,并在1895年2月14日—3月6日把“导言”撰写完毕。这就是着名的《卡·马克思〈1848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这篇“导言”写完以后不到五个月,即1895年8月5日,恩格斯就去世了。这篇“导言”确实是恩格斯一生所写的最后一篇重要的政治论文,被视为恩格斯所留下的“政治遗嘱”。在这篇“导言”中,我们不时可以看到这样的词句:“历史表明我们曾经错了”,“历史表明,我们以及所有和我们有同样想法的人,都是不对的”,“我们当时所持的观点只是一个幻想”,“消除了我们当时的迷误”,“今天在一切方面都已经陈旧了”等。伯恩斯坦当年就以这篇“导言”中的这些话为依据,说恩格斯在晚年已着手“修正”马克思主义,甚至以这篇“导言”作为自己的修正主义的出发点,今天我们国内一些人也以这篇“导言”中的这些话为依据,论证恩格斯晚年已把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一个新阶段,即民主社会主义阶段,论证恩格斯在晚年实际上已是个社会民主主义者。这里,我们就来认真研读一下恩格斯的这篇“导言”,看看恩格斯到了晚年是不是已从共产主义者变成社会民主主义者。

8,《实证主义哲学》

(The Course of Positive Philosophy)

点评:孔德出生于一个天主教保皇党家庭(royalist Catholic family),幸免于法国大革命,他被判了自己的政治和文化继承,在青少年时期就宣布“我自然而然的停止相信上帝”。后来,他在六卷本巨著“实证主义哲学”里首次介绍了“社会学”(sociology)这个词。他创立了一个理论认为人类意识已经发展到了超越“神学”(theology,相信上帝掌管这个宇宙的信仰)的阶段,通过“形而上学”(metaphysics,这里的定义是法国大革命所相信的没有上帝的、抽象意义上的“正义,rights”),达到“实证主义”(positivism)。那样人类自己通过科学发现,可以决定事物应该的走向。

只要我们仔细分析一下马克思和恩格斯肯定西方议会民主制度的词句,马上就会发现,他们从来不会明确地说这一制度已经没有“制度局限”和“阶级局限”,从来没有要工人阶级完全认同这一制度。恩格斯在逝世前一年,即1894年,给保尔·拉法格写过一封信,正是在这封信中,恩格斯表达了他对西方的议会民主制度所具有的戒心。他在信中这样说道:

美国“人事”杂志(Human Events)邀请了15位保守派学者和公共政策领袖组成一个评委会,评比19到20世纪世界“十本最有害的书”(Ten Most Harmful Books)。每个评委可以推荐一定数量的候选书目,然后给全体评委推荐的所有候选书目打分:一本书如果被一个评委列为第一名,得10分,第二名得9分,依此类推。实至名归,马克思和恩格斯合着的《共产党宣言》得了最高分,成为上两个世纪“最有害的一本书”。

2.恩格斯确实肯定利用普选权

9,《善恶之外》

(Beyond Good and Evil)

点评:大学校园里潦草的涂鸦写道:“‘上帝死了’——尼采”,后面跟着的是“‘尼采死了’--上帝”。“上帝死了”(God is dead)最早出现在1882年出版的“同性恋科学”(The Gay Science)一书里,但它成了四年后出版的“善恶之外”一书的基本主题。尼采在书中指出人被不道德的“权力欲”(Will to Power)所驱动,“超人”(superior men)会横扫宗教激发的道德准则——他相信那和任何其它道德准则一样都是人造的——然后确立一套用来帮助他们统治世界的自己的道德法则。“生命的本质就是占有,伤害,压倒陌生人和弱者,压迫,严惩,被迫接受自己的样式,兼并,以及最温和的、至少也要攫取”,尼采写道。纳粹热爱尼采。

再次,恩格斯对自己所放弃的这种对共产主义的理解作出了较为详尽的论述。恩格斯不是一般地对所放弃的这种对共产主义的理解作一个判断——“在抽象意义上是正确的,然而在实践中却是绝对无益的,有时还要更坏”,而且还就何以如此作出了解释。在加以解释时,恩格斯把对共产主义的这种理解与他写“美国版附录”时所流行的“人道主义的社会主义”联系在一起,认为这种“人道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要害就是抹杀阶级性,用不偏不倚的“高高在上的观点”向工人鼓吹工人阶级与资本家的共同利益凌驾于工人的阶级利益之上,工人阶级和资本家的合作共存凌驾于阶级斗争之上,企图把两个互相斗争的阶级的利益调和于更高的人道之中。恩格斯特别指出,鼓吹这种共产主义理论的人“如果不是还需要多多学习的新手,就是工人的最凶恶的敌人,披着羊皮的豺狼”。

摘要: 美国“人事”杂志(Human Events)邀请了15位保守派学者和公共政策领袖组成一个评委会,评比19到20世纪世界“十本最有害的书”(Ten Most Harmful Books)。每个评委可以推荐一定数量的候选书目,然后给全体评委推荐 ...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出版以后所写的7篇序言、恩格斯于1886年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在美国出版时为该书写的“美国版附录”、恩格斯于逝世前五个月所写下的《卡·马克思〈1848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马克思逝世十年后才出版的《资本论》第三卷,是被一些人用来论证马克思,特别是恩格斯到了晚年放弃了原先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从共产主义者变为社会民主主义者的主要依据。上面我们逐一作了驳斥和澄清。认真研读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这些原着,我们确实丝毫看不出马克思,特别是恩格斯到了晚年离开原先的立场、观点的迹象。当然,在我们看来,既然马克思和恩格斯本人在晚年并没有放弃自己的理论,从而以此作为理由放弃对马克思主义的坚持也是站不住脚的。

10,《就业、利息与货币的一般理论》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 Interest and Money)

点评:凯恩斯属于英国精英——在依顿公学和剑桥大学(Cambridge)接受教育——这个剑桥大学的自由派经济学教授在“大萧条” (Great Depression)期间写了“就业、利息与货币的一般理论”。这本书是不断膨胀的**所采用的药方。当一个商业周期(business cycle)使某个行业面临萎缩的威胁、进而导致工作机会的萎缩时,凯恩斯认为**应该增加预算赤字,借款花费来刺激经济活动。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曾采用了这个观念作为美国的国策。

首先,我们来研究一下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这7篇序言中,究竟对《共产党宣言》所作出的修正和说明是一些什么样的修正和说明。第一,他们对《共产党宣言》中的有些观点进行了修改。例如,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论述无产阶级革命时曾经这样说道:“共产党人的最近目的是……使无产阶级形成为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这里尽管没有直接提出“无产阶级专政”这一词,但显然已有了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问题在于,因为他们当时并没有这方面的具体实践,从而不可能具体说明无产阶级究竟如何对待旧的国家机器。1871年的巴黎公社则提供了新的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践经验。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一书中总结了这一经验,明确提出:“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巴黎公社这一经验十分重要,所以他们在1872年的德文版序言中特地指出要用“无产阶级第一次掌握政权达两个月之久的巴黎公社”的这一“实际经验”,来修正《共产党宣言》中这一“已经过时”的观点。后来列宁对马克思和恩格斯所作的这一修改非常重视,认为这是对《共产党宣言》的“一个极其重要的修改”。

7,《女性的奥秘》

(The Feminine Mystique)

点评:贝蒂.弗里丹生于1921年,她在“女性的奥秘”一书里贬低传统的“居家母亲”(stay-at-home motherhood),把那比作生活在“舒服的集中营”(a comfortable concentration camp)——那是一种使女性贬值并否认她们真正的自我实现的生活方式。她后来成为“全国女性组织”(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Women)的首任主席。她自己本来的职业很说明问题,她不是个“居家母亲”,而是一个左翼记者。正如David Horowitz为Salon.com写的一篇关于Daniel Horowitz所著“弗里丹和女性的奥秘的制造”(Betty Friedan and the Making of the Feminine Mystique)一书的评论里说的(David Horowitz和Daniel Horowitz没有亲缘关系):作者(Daniel Horowitz。译者注)记录了“弗里丹从大学时代开始,直到她三十五岁左右,一直都是一个斯大林派马克思主义者(Stalinist Marxist),冷战期间埋伏在美国的第五纵队头头的政治密友,某个时期甚至是一个年轻的共产党物理学家的情人,那个物理学家和奥本海默(J. Robert Oppenheimer)一起为柏克利大学反射实验室的原子弹项目(atomic bomb projects in Berkeley’s radiation lab)工作。”

2.从恩格斯为三大名篇再版作的序看出恩格斯晚年没有放弃三大名篇的共产主义学说

5,《民主主义与教育》

(Democracy and Education)

点评:约翰.杜威(1859-1952),“进步论”哲学家(progressive philosopher),领导了美国生活的世俗人道主义(secular humanism)运动,曾任教于芝加哥大学(U. Chicago)和哥伦比亚大学(U. Columbia)。他参与签署了“人道主义宣言”(Humanist Manifesto),反对传统宗教和道德的绝对性。在“民主主义与教育”一书里,他用华而不实含糊不清的散文体,他贬低重视传统品质发展和教授硬知识的学校教育,代之以鼓励讲授“思考技巧”(thinking skills)。他的观点极大的影响了美国教育的走向——特别是公立学校——帮助孕育了“克林顿一代”(Clinton generation)。

1.恩格斯在生前反对有人利用和歪曲他的《卡·马克思〈1848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

最后,恩格斯在否定不成熟的共产主义的学说的基础上,又对他所要坚持的“成熟的共产主义”理论作了“画龙点睛”式的论述。这就是那91个中文字后面的那句话:“既然有产阶级不但自己不感到有任何解放的需要,而且全力反对工人阶级的自我解放,所以工人阶级就应当单独地准备和实现社会革命。”这句话可以被视为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理论的精髓。别指望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一起完成实现共产主义的事业,共产主义事业实质上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事业,共产主义事业的主体是无产阶级,无产阶级只能依靠自身的力量来履行自己的历史使命。随着马克思和恩格斯从革命的民主主义者转变为共产主义者,他们的共产主义理论也从超阶级的“人道主义”理论转变为以无产阶级为主体的科学的理论。自他们成为真正的科学共产主义者以后,就一直坚持这样的理论。实际上,在恩格斯写下《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后不到三年,即在1847年,他在《共产主义原理》中就已超越了那种超阶级的观点,把共产主义表述为“关于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学说”。再往后一年,即1848年,恩格斯和马克思一起在《共产党宣言》中更是这样说道:“共产党一分钟也不忽略教育工人尽可能明确地意识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敌对的对立。”

疑问三:马克思,特别是恩格斯在晚年对自己的理论作出过许多修正,这是不是说明连马克思和恩格斯本人在晚年也已放弃了自己的理论,我们还有什么必要坚持这一理论?

第四,他们把依据各国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实践而获得的新的理论成果,补充进《共产党宣言》之中。《共产党宣言》发表以后,马克思和恩格斯一直非常关心俄国的革命运动。在1882年俄文版序言中,他们在阐述俄国应如何根据《共产党宣言》的基本原理来解决所面临的历史任务时,提出了应当怎样看待俄国农村公社的问题。他们这样询问道:“俄国公社,这一固然已经大遭破坏的原始土地公共占有形式,是能够直接过渡到高级的共产主义的公共占有形式呢?或者相反,它还必须先经历西方的历史发展所经历的那个瓦解过程呢?”他们所作出的回答是:“对于这个问题,目前唯一可能的答复是:假如俄国革命将成为西方无产阶级革命的信号而双方互相补充的话,那么现今的俄国土地公有制便能成为共产主义发展的起点。”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这里所补充进《共产党宣言》中的这一论断,后来被“十月革命”所完全证实。恩格斯在1892年的波兰文版序言中,论述了伴随资本主义发展起来的波兰无产阶级与民族运动的关系,他指出:“波兰贵族既没有能够保持住波兰独立,也没有能够重新争得波兰独立……这种独立只有年轻的波兰无产阶级才能争得,而且在波兰无产阶级手里会很好地保持住。”恩格斯不仅把波兰的民族独立寄希望于波兰的无产阶级,而且还向国际无产阶级发出号召:波兰的这种独立“是实现欧洲民族和谐的合作所必需的”,“欧洲所有其余各国工人都像波兰工人本身一样需要波兰的独立”。恩格斯在这里所阐述的波兰无产阶级对于民族独立的历史作用,以及波兰独立对于世界和谐的意义的观点,被后来的历史进程证明是完全正确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国内有人不断强调,马克思,特别是恩格斯到了晚年对自己原先的理论作出过重大修正,既然他们实际上已放弃了自己的理论,我们现在还有什么必要坚持这一理论呢?首先,用《共产党宣言》的7篇序言来否定马克思主义是站不住脚的。这7篇序言在对《共产党宣言》的内容作出修改的同时,反复申明《共产党宣言》的基本原理是正确的。其次,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美国版附录”不能证明恩格斯已放弃共产主义的信仰。恩格斯在这里是站在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立场上否定早期不成熟的共产主义学说。再次,恩格斯的《卡·马克思〈1848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并不证明恩格斯已是个社会民主主义者。恩格斯在肯定利用普选权的同时,没有否定利用暴力的手段夺取政权。最后,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三卷并没有推翻第一卷的结论。《资本论》第三卷关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论述与《资本论》第一卷是一脉相承的。

2.从《资本论》第三卷中直接论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几段话可以看出《资本论》第三卷与《资本论》第一卷是一脉相承的

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因此,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而这个斗争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下解放出来。

三、《卡·马克思〈1848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并不能证明恩格斯已是个社会民主主义者

恩格斯在这里把自己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这种对共产主义的理解概括为:“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工人阶级的学派学说,而是一种目的在于把连同资本家阶级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的理论。”让我们回顾一下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的相关论述,以便对恩格斯在这里所作出的这一概括有更真切的了解。恩格斯是这样说的:“在原则上,共产主义是超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敌对的;共产主义只承认这种敌对在目前的历史意义,但是否认它在将来还有存在的必要;共产主义正是以消除这种敌对为目的的。所以,只要这种敌对还存在,共产主义就认为,无产阶级对他们的奴役者的愤怒是必然的,是正在开始的工人运动的最重要的杠杆;但是共产主义比这种愤怒更进了一步,因为它并不仅仅是工人的事业,而是全人类的事业。”“因为共产主义超越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对立,所以它和纯粹无产阶级的宪章运动比起来,更容易为资产阶级的优秀的代表人物(但是这种人是极少的,而且只能从正在成长的一代中去寻找)所赞同。”从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的这段话可以看出,尽管不能把恩格斯当时对共产主义的理解与他在写“美国版附录”时所流行的“人道主义的社会主义”同日而语,但是它确实具有超阶级的特征,恩格斯说它“在抽象意义上是正确的,然而在实践中却是绝对无益的,有时还要更坏”,是有理由的。

恩格斯这里是在正告资产阶级,但实际上他也是在提醒无产阶级政党:资产阶级政要随时会翻脸破坏现成的法律,所以无产阶级政党也必须随时准备“不再受自己承担的义务的约束”,用其他的任何手段对付资产阶级。

用讲英语的读者的本族语言呈献给他们的这本书,是四十多年以前写的。那时作者还年轻,只有二十四岁,所以这本书就带有作者青年时代的烙印,反映着他青年时代的优点和缺点;但是无论优点或缺点都没有什么使他脸红的地方。这本书译成英文,完全不是作者倡议的。

基于工人阶级利用普选权所带来的种种好处,恩格斯得出结论说:“在资产阶级用来组织其统治的国家机构中,也有一些东西是工人阶级能够用来对这些机构本身作斗争的。”“结果弄得资产阶级和政府害怕工人政党的合法活动更甚于害怕它的不合法活动,害怕选举成就更甚于害怕起义成就。”必须指出的是,利用普选权实际上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一直持有的一个观点,而不是到了晚年才提出来的,特别是到了写作《卡·马克思〈1848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的1895年才提出来的。如果说因为肯定了利用普选权就是一个社会民主主义者,那么马克思和恩格斯早已是一个社会民主主义者了。正如恩格斯在这篇“导言”中所指出的:“《共产主义宣言》早已宣布,争取普选权、争取民主,是战斗的无产阶级的首要任务之一。”

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着作中我们不仅可以看到他们对利用普选权的肯定,也可以看到他们对西方民主制度,对迷恋利用普选权的批评。而且他们在肯定利用普选权时,处处强调西方的民主制度有“制度局限”和“阶级局限”,实际上对西方的民主制始终抱有很大的戒心。

前段时期国内就有人以这91个中文字为证,说恩格斯在这里已把马克思主义的“三大名篇”,即《共产党宣言》《法兰西内战》《哥达纲领批判》都否定了,说恩格斯实际上到了1886年已公开宣布放弃了共产主义理论。因此,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的“美国版附录”中宣布放弃共产主义的说法在国内不胫而走。下面我们就来研读一下包括这91个中文字在内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的“美国版附录”,看看恩格斯在这里究竟放弃了怎样的理论,能否就此证明恩格斯本人已不再具有共产主义的信仰。

《中国为什么还需要马克思主义——答关于马克思主义的十大疑问》

应当说,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西方民主制度的批评贯穿于他们一生的着作之中,对西方民主制度的揭露构成了他们批判资本主义的一个重要内容。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就提出西方的议会制只不过是“每三年或六年决定一次由统治阶级中什么人在议会中当人民的假代表”。这是马克思对西方议会民主制度一个最经典、最具代表性的表述。显然这一表述对西方议会民主制度的认知主要是负面的。恩格斯对于西方议会民主制度曾经提出过一个着名的“标尺”论。他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这样说道:“普选制是衡量工人阶级成熟性的标尺。在现今的国家里,普选制不能而且永远不会提供更多的东西。”把“普选制”作为用以衡量工人阶级成熟性的“标尺”,说明恩格斯对西方议会民主制度对工人阶级的真正意义并不持乐观态度。

第三,他们对在《共产党宣言》中个别表述不够确切的地方加以完善。《共产党宣言》的第一句话是: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这一表述显然是不确切的,恩格斯在1883年德文版序言中转引这句话时在前面加上了一个括弧,在括弧中他写道:“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在随后的1888年英文版的正文中,恩格斯特地在“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经这样一补充,原文中的这句话就变得更加准确、严密,更加符合社会历史发展的客观现实。

马克思大约在1865年基本上完成了《资本论》第三卷手稿。后经恩格斯近十年的编辑和修订,于恩格斯逝世前一年,即1894年,《资本论》第三卷正式出版。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对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特别是对资本主义的股份制作出了精辟的论述。国内学术界一些人,就通过“过度解读”和“片面解读”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关于股份制的若干段话,“发现”《资本论》第三卷推翻了第一卷的结论,按照《资本论》第三卷的观点“不再需要炸毁资本主义的外壳”,资本主义可以“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他们认为《资本论》第三卷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皓首穷经”研究资本主义的最终结论,而这个最终结论表明他们不是共产主义者,而是社会民主主义者。这里,我们就研读一下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论述股份制的几段话,看看这几段话是否包含这些学者所说的含义。

恩格斯在这里又说明了为什么把这一《宣言》称为《共产党宣言》而不叫《社会主义宣言》的缘由,在他看来,主要原因就在于,当时“社会主义是资产阶级的运动,而共产主义运动则是工人阶级的运动”。他还特地补充说:“后来我们也从来没有想到要把这个名称抛弃。”恩格斯说“从来也没有想到”要抛弃共产主义这个名称,是他与马克思从来也没有放弃《共产党宣言》的基本原理的最好佐证。

日 期:2013-01

1.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的“美国版附录”中究竟讲了些什么

在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指出《共产党宣言》的有些内容已过时需要修正的同时,强调说:“不管最近25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这个《宣言》中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

这就是说,恩格斯自己也承认,早在他与马克思在1848年共同推出的《共产党宣言》中就已有了利用普选权的思想。那么能不能说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创立马克思主义时就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而是一个社会民主主义者,能不能认为作为“全世界无产者共同纲领”的《共产党宣言》的名称是一个名不符实的名称,确切地应当称之为《社会民主党宣言》 ?显然不能。

一些人硬要说“保留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是《资本论》第三卷的最高成果,硬要说在对待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态度上,《资本论》第三卷推翻了《资本论》第一卷的结论。为了说明这一观点是无稽之谈,我们在这里还需要引用几段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直接论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话。

恩格斯为了强调《共产党宣言》的基本原理的正确性,在这里转引了他在前一个序言中所概括的“贯穿《宣言》的基本思想”,并特地指出:“在我看来这一思想对历史学必定会起到像达尔文学说对生物学所起的那样的作用。”。

在1892年波兰文版序言中,恩格斯非常高兴地叙述说,“首先值得注意的是,近来《宣言》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测量欧洲大陆大工业发展的一种尺度”,“根据《宣言》用某国文字发行的份数,不仅可以相当准确地判断该国工人运动的状况,而且可以相当准确地判断该国大工业发展的程度”。关键在于,他还论述了《共产党宣言》之所以具有如此效用的原因:“某一国家的大工业越发展,该国工人想要弄清他们作为工人阶级在有产阶级面前所处地位的愿望也就越强烈,工人中间的社会主义运动也就越扩大,对《宣言》的需求也就越增长。”恩格斯讲得十分清楚,《共产党宣言》的功能就在于能满足无产阶级了解自己的真实处境和历史使命的欲望,工业越是发展,无产阶级的这种愿望就越是强烈,从而对《共产党宣言》的需求也就越大。

在1893年意大利文版序言中,恩格斯根据1848年革命,以及1848年革命以来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实践,高度肯定了《共产党宣言》中所作出的无产阶级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掘墓人”的判断。他这样说道:“最近45年以来,资产阶级制度在各国引起了大工业的飞速发展,同时造成了人数众多的、紧密团结的、强大的无产阶级;这样它就产生了——正如《宣言》所说——它自身的掘墓人。” 他还预言,《共产党宣言》意大利文版的出版能成为“良好的预兆”,意大利因此“会给我们一个新的但丁来宣告这个无产阶级新纪元的诞生”。没有对《共产党宣言》所提出的基本原理的坚定信念,就不可能如此乐观地展望意大利,乃至整个欧洲和整个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前景!

我们在这里一方面看到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社会中出现的股份公司和信用制度,是“生产过剩和商业危机的主要杠杆”,把“用剥削别人的劳动的办法来发财致富”的“资本主义生产的动力”,“发展成为最纯粹最巨大的赌博欺诈制度”,“并没有克服财富作为社会财富的性质和作为私人财富的性质之间的对立,而只是在新的形态上发展了这种对立”;另一方面又看到马克思把股份公司和信用制度视为“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转化为联合的生产方式的过渡形式”,是“转到一种新的生产方式的过渡形式”。显然,马克思强调的是股份公司和信用制度这种新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出现是对原先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扬弃,是对原先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否定,我们在这里丝毫也看不出马克思对股份制和信用制度的论述包含肯定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认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能“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意思。

恩格斯是这样回答这些贺信的:“请你们相信,我的余生和我尚存的精力将献给为无产阶级事业而进行的斗争”,“我只有庄严地许约,要以自己的余生积极地为无产阶级服务”,“我将以我还余下的有限岁月,和我还保有的全部精力,一如既往地完全献给我为之服务已近五十年的伟大事业——国际无产阶级的事业”。这是70岁的恩格斯所发出的心声,丝毫看不出放弃共产主义的信仰,放弃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痕迹。恰恰相反,我们所看到的是这位共产主义理论的创始人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袖“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英雄气概和献身精神!

对无产阶级来说,共和国和君主国不同的地方仅仅在于,共和国是无产阶级将来进行统治的现成的政治形式。……但是,共和国像其他任何政体一样,是由它的内容决定的;只要它是资产阶级的统治形式,它就同任何君主国一样敌视我们。因此,无论把它看作本质上是一种社会主义的形式,还是当它还被资产阶级掌握时,就把社会主义的使命委托给它,都是毫无根据的幻想。我们可以迫使它作出某些让步,但是决不能把我们自己的工作交给它去完成;即使我们能够通过一个强大得一天之内就能使自己变为多数派的少数派去监督它,也不能那样做……

现在我们就来具体分析一下恩格斯所写下的这一大段文字:

这一段话是对《共产党宣言》的思想最确切、最精练的概括,揭示了《共产党宣言》基本原理之间的内在联系。恩格斯不仅认为“这个思想”“完全是属于马克思一个人的”,而且实际上还向人们表明,贡献给无产阶级和全人类的“这个思想”是不朽的。在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恩格斯明确地把《共产党宣言》视为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共同纲领”。他这样说道:“《宣言》的历史在很大程度上反映着现代工人阶级运动的历史;现在,它无疑是全部社会主义文献中传播最广和最具有国际性的着作,是从西伯利亚到加利福尼亚的千百万工人公认的共同纲领。”

资本主义社会中出现股份制究竟意味着什么?究竟如何看待这种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马克思说道:“这种向股份形式的转化本身,还是局限在资本主义界限之内;因此,这种转化并没有克服财富作为社会财富的性质和作为私人财富的性质之间的对立,而只是在新的形态上发展了这种对立。”“信用制度是资本主义的私人企业逐渐转化为资本主义的股份公司的主要基础。”“资本主义的股份企业,也和合作工厂一样,应当被看做是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转化为联合的生产方式的过渡形式。”“如果说信用制度表现为生产过剩和商业过度投机的主要杠杆,那只是因为按性质来说具有弹性的再生产过程,在这里被强化到了极限。”“信用制度加速了生产力的物质上的发展和世界市场的形成;使这二者作为新生产形式的物质基础发展到一定的高度,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使命。”“信用制度固有的二重性质是:一方面,把资本主义生产的动力——用剥削他人劳动的办法来发财致富——发展成为最纯粹最巨大的赌博欺诈制度,并且使剥削社会财富的少数人的人数越来越减少;另一方面,造成转到一种新生产方式的过渡形式。”

我们在这里确实看不出马克思和恩格斯放弃《共产党宣言》的基本原理的丝毫痕迹,认为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晚年放弃了《共产党宣言》的基本原理的说法是无稽之谈。在每一篇序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都结合当时社会经济、革命斗争形势和政治状况等方面的新变化,对原来的思想作出新的补充和新的说明。马克思和恩格斯实际上是通过写序言的形式来坚持和发展《共产党宣言》的思想。

第二,他们要求在实际运用《共产党宣言》的原理时,“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并明确指出其中的个别观点已经“不适合”和“过时”。他们在《共产党宣言》第2章的结尾处,提出过共产主义革命必须采取的10条措施,他们曾在1872年的德文版序言中指出那些革命措施“根本没有特别的意义”。他们曾在《共产党宣言》中对一些社会主义文献提出了批判,而在这同一序言中,他们坦率地承认对这些社会主义文献所作的批判“在今天看来是不完全的,因为这一批判只包括到1847年为止”。在《共产党宣言》的第4章,他们曾经论述了共产党人对待各种反对派的态度,也在这同一序言中,他们特别指出这一论述“虽然在原则上今天还是正确的,但是就其实际运用来说今天毕竟已经过时”。

在前面我们已说过,恩格斯是应理查·费舍之约写这篇“导言”的。在“导言”完稿后的第二天,即1885年3月8日,他就致信此人说:“我不能容忍你们立誓忠于绝对守法,任何情况下都守法,甚至在那些已被其制定者违犯的法律面前也要守法,简言之,即忠于右脸挨了耳光再把左脸送过去的政策。”“我认为,如果你们宣扬绝对放弃暴力行为,是决捞不到一点好处的。没有人会相信这一点,也没有一个国家的任何一个政党会走得这么远,竟然放弃拿起武器对抗不法行为这一权利。”

从上面所分析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在7篇序言中对《共产党宣言》的内容所作的修改、说明和补充中,我们可以充分地看出无产阶级革命导师的那种严肃的科学态度和可贵的理论创新精神。马克思和恩格斯从来不把自己的理论词句当做一成不变的绝对真理,相反,他们强调自己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共产党宣言》的7篇序言反映出,马克思和恩格斯本人正是这样要求自己,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理论的。

本文由3016.com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好书推荐:19和20世纪最有害的10本书,《共产党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