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

享受更好的游戏世界,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感恩大回馈只要您每天达到规定投注限额,所以说选择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进行娱乐是你明智的选择,所以说选择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短篇小说:一根冰棍

摘要: 一根冰棍〈上〉炎热的夏季像蒸笼一般,热气腾腾让人们内心很是慌张。刚接近正午街道上的商贩已经撑起一把把遮阳的大伞,路上的行人不多,只瞧见路面上的影子匆匆而过。秋雨扛着一麻袋中草药跟随在父亲的身后,他和 ...

图片 1
  “爸爸,我睡不着,你可不可以给我讲一个故事。”
  “我最亲爱的鸿民啊,你想听故事,爸爸给你讲一个,就这一个一个,听完了就赶快闭上眼睛和梦里的仙女姐姐一起去天上嬉戏吧,来,我最亲爱的鸿民啊,到爸爸怀里来!”
  “这是一个我忘记从哪里听来的故事了,很久很久以前,当这里还是叫虔州的时候,这里还是一个小山村,四面环山,与世隔绝,一条小溪从村旁流过,在小溪边住着一个农夫,虽然这里地方偏僻,与外界断绝来往,可农夫却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有一块不算肥沃也不算贫瘠的土地,还有一个小小的果园,种着脐橙栽着桑树,他感谢老天爷这么多年来风调雨顺,让自己衣食无忧,他最幸运最开心的是老天爷赐给他五个孩子,每个孩子都健健康康地长大了。”
  “农夫每天早上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屋子,他都要用手摸摸还在熟睡的孩子脸蛋,眼睛里荡漾笑意,然后接过妻子准备的午饭,开始一天的耕作,他的四个孩子都很乖巧可爱,每天都赖着农夫,只有他的大儿子除外,如果他醒着,他绝对不允许农夫像摸其他孩子一样摸他,他觉得自己已经长大成人,他不甘心受困于这小小的山村,他渴望见到外面的世界,当他看见飞鸟划过山尖,消失不见,他的眼睛满是羡慕。他一天天仰望苍穹,希望上天可以帮助他离开这个山村。”
  “当他刚许愿完,一阵狂风刮过,刮得他眼睛都睁不开,当他睁开自己的眼睛,发现自己身处繁华闹市,身边皆是畏首畏尾,见所未见之人,而且他身上还多了一个包袱,里面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子。”
  “爸爸,那他是不是很开心,每天都可以买很多很多自己想要的东西!”
  “是啊,他可是沉浸在物欲之中,只要他想要的,没有他得不到的,可他总感觉心似乎缺失了一块,终于有一天,他决定回去,可回去之路岂能顺遂他意,他每天都在打听,虔州到底在何处,每次无望的学习让他的心越来越空空荡荡,终于有一天,他打听到了虔州的位置。”
  “他的在耕作的兄弟看到从远方归来的他,欢呼喜悦,奔向他,紧紧抱住,喜极而泣。他感觉到了一股温暖,好像有暖流注入他空荡的心,回到家,他看见母亲躺在床上如活死人般,当母亲看见他时,已然认不出了,他最后才知道,村人都以为他已经死去。每天都有邻居来家里慰问,给予他们安慰。母亲甚至连个谢字也不说。她坐在角落里哭泣,眼泪流成了河,好像要以泪洗村,形同废人,不干活,几乎不吃东西。每天坐在自家田地的边上,目光呆滞,形同枯槁,遥望着群山,喃喃自语。最后终于倒下,而父亲则没有丧失希望,前去找他,至今没有归来……”
  “黄沙又至,如铜镜一般,他看见了自己的父亲。农夫一直在走,走啊走,直到太阳变成远方黯淡的红光。夜里露宿山洞,外面风沙漫天。如果没有发现山洞,就睡在河边,睡在树下,或者用巨石遮风避雨。农夫吃光了身上的干粮,开始吃草根开始吃树皮——有些天则什么都没有吃过。可农夫仍然在走。一路走下去。鞋裂开了,就拿绳子把鞋绑到脚上,绳子也烂了的时候,就赤着脚继续赶路。这一路上,农夫经过了沙漠,跨过了河谷,翻越了群山。他看见自己的父亲,泪如泉涌,嚎啕大哭,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他看见自己的父亲从黄沙中走来,只见他皮包骨头,衣不蔽体,两眼空空,双颊凹陷,可当他看见了自己的大儿子,黑暗的双眼里面闪现星光,农夫用力抱住自己的儿子,用龟裂的嘴唇用力地吻着他的眼。”
  “后来,农夫每天早上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屋子,他都要用手摸摸还在熟睡的孩子脸蛋,眼睛里荡漾笑意,然后接过妻子准备的午饭,开始一天的耕作……”
  “哎呦喂,我亲爱的鸿民,这么快就睡了啊,鸿民啊,听到你妈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叫喊,随后传来你响亮的啼哭,我永远记得那一年,甚至那一秒,当时那个浑身血污的小婴儿,已经会走会爬,还会叫爸爸妈妈,向爸爸妈妈撒娇了,鸿民啊,你永远也无法知道,你出生的那一刻,我的心才真正回到我的身体,我很感谢上苍,可以让你成为我的儿子,我爱你,我最亲爱的儿子啊!”
  
  
  第一章
  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江西农村,105国道似一片树叶的主干蜿蜒,而其延伸出来的各分支分布两旁,构成一片树叶的经络。它就位于分布在延伸出来的一条道路两旁,紧挨道路两旁的是土房,往外扩散,最外围是一边是果林小山,一边是农田池塘。这里有江西最好的红色黏性土壤,盛产脐橙。也盛产萝卜、红瓜子、花生……,每到隆冬时节,荒芜的农田上星罗棋布的大桶,里面是满满的腌萝卜。
  绍海老奶奶的家是一个类似于四合院的土房,只不过一条小路把他硬生生劈开,最上面是主房,左边是水井和两个井池以及浴室。右边是牛栏。最下面则是磨坊和厨房。在这里的农村,普遍是一房二楼,最多还外建个牛栏。即一个土房两层楼,吃喝拉撒功能一应俱全。而像绍海老奶奶家有这么大的土房子,而且功能分配如此有序的在农村是极为少见的。这一切得多亏了她的大儿子陆鸿。
  因为一日本军官欲在街头强奸妇女被马拖死。1942年7月18日,日军在南昌县塘南镇开展了疯狂的屠杀,而就在这一天,塘南镇的14个地点先后遭遇了日军的屠杀,仅仅一天,被杀害的群众共有860多人。惊动整个江西,尤其是赣北地区,而靠近南昌的宜春地区人心惶惶,纷纷南逃。还在17岁的绍海老奶奶带着自己的两个弟弟从宜春往赣州地区流亡,因为赣州地区受战争波及比较轻。
  最终他们一家定居赣州农村,至死也未回过宜春。而在此之前,绍海老奶奶被父亲卖给一个小农家做妻子,善良老实勤劳的她并未想过反抗,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地留在了这个家,当牛做马。并且第一胎就为这个家生下儿子,传宗接代。可是她的丈夫却并不喜欢她,这是父母做的煤并非他所愿。她嫌弃绍海老奶奶木讷、老实,每天都只知道傻呵呵地微笑,没有一点女人的样子。最终,在怀第三胎的时候,她的丈夫离家出走,绍海老奶奶去追,那一天狂风大雨,并没有追回她的丈夫,而她也流产了。她默默承担起供养公婆的负担,像一头老黄牛一样,只知劳作,她也从未和其他人抱怨过什么。
  远方的太阳还在山峦里面探了个身,绍海老奶奶已经起床去田里面劳作,她的驼背太严重了,才几里的路程,等她走到,太阳已经从山峦里起床,夏日早晨的农村惠风和畅,橙光轻抚,非常舒服。她还在刚开始锄田,文心妈就提着粥过来了。
  “死老太婆,快点吃,爬的这么早,功夫都没有做。”对于文心妈的抱怨絮叨,绍海老奶奶一般都是置之不理,或者报之以微笑。文心妈也不管她有没有听到,一直在念念叨叨,直到中午两个人回去准备午饭。
  绍海老奶奶一般包办家里的残羹剩饭,尽管从来没有人规定她一定要这样做,除了他的孙子文心回来时禁止她吃,她一般都不自觉地会把这些残羹剩饭给解决掉,而陆鸿和文心妈也不管不顾,除非已经馊了。
  “你这个死老太婆,家里又不是没有你吃的,等一下人家又说我虐待你……”文心妈一般都是采用责骂的方式和绍海老奶奶讲话,不过除了说话态度语气恶劣了一些,两个人倒是和一般的婆媳关系一样。几十年的相处,她和自己的儿子儿媳倒形成了一种固定的相处模式,儿子儿媳似乎从来没有看她顺眼过,每天都对她横加指责,大骂,而绍海老奶奶则不管不顾,每天固定的锄田劳作,烧火洗衣。而陆鸿文心妈也仅限于口头,吃穿住用倒是都会帮她打理好。
  绍海老奶奶没有午休的习惯,吃完饭,就继续去田里劳作,到了四点左右,就慢悠悠先回家烧火,等曾孙放学回家。
  “绍海婆,国胜家那个也走了,在整个组就剩下我们这几个老不死的了!”邻居庭生奶奶坐在绍海老奶奶门前,和绍海老奶奶聊着天,颇有些唏嘘地讲道。除了和村里几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会聊聊天之外,绍海老奶奶一般都很少有讲话的机会,一般都是别人在讲,她在听,如果别人责骂她,她就呵呵微笑。很少有人会去留意她的想法。
  “帕帕,帕帕,那边卖熊猫面包的又来了,我想吃。”一个中年妇女骑着自行车后面绑着个大箱子,里面是像一个熊猫头一样的小小面包。对于农村而言,熊猫面包可是一个奢侈物,那时候的小孩用一毛钱买一根辣条舔个半天就已经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了。每次那个中年妇女骑着自行车过来,无须叫喊,只需按下车铃,孩子们便心领神会,孩子们便央求着父母爷爷奶奶买给自己。勤俭的农村人可不会每次都答应孩子的请求,买这么贵而仅仅是为了口腹之欲的东西。不过鸿民倒是例外,每次不管叫卖什么零食,比如说卖猪血啊!爆米花啊!麦芽糖啊等等等等,鸿民只要求曾祖母都会答应,宠溺他的爷爷奶奶,他只要哭两声,也都会同意。
  鸿民是绍海老奶奶最后一个带大的,她为这个家抚育过两个儿子,养大过四个孙子孙女,而这个家里的长孙也就是长曾孙也是她带大的,可以说,鸿民是绍海老奶奶最后的精神寄托。而鸿民也非常粘曾祖母,对于会训骂他的爷爷奶奶,曾祖母从来不会打他骂他,只会对他笑,所以他很喜欢跟曾祖母一起放牛,一起劳作。
  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很幸福,她的要求从来没有很高,有人可以陪她聊聊天就满足了。而这一切在孙子去城里读书以后家里只剩下她和几乎不和她说话的儿子以后也荡然无存。
  她每天孤孤单单坐在门前,不需要耕作,也不需要担心有没有烧火,空空荡荡的门庭,晚上偶尔回来睡觉的儿子也仿佛只是一个过客。
  
  第二章
  炎热的夏日,街上仿佛没有一丝空气,闷的让人窒息。冰波娘挑着两个大麻袋走在大街上,,麻袋上吊着两只大公鸡和一个大的矿泉水瓶子。麻袋里面装着一些她亲手种的新鲜的瓜果蔬菜,从偏远的山村来到这里,冒着蒸腾的暑气,冰波娘得不停地给麻袋浇水,而矿泉水瓶不消一会儿,也如热水一般,只得不停换水,城里的公交车太挤了,冰波娘实在是无能为力,她只能担着这重重的大麻袋行走在这川流不息的城市。
  冰波娘来这里是为看她的儿子,她的儿子有出息,考上大学,在大城市里面工作定居,儿子也曾让她一起过来,可冰波娘舍不下家里这些家当,对于农村人来说,无论岁月几何,只要还能动,就继续耕耘在农田,从这里来说,中国农民的确是世界上最勤奋的农夫,所以冰波娘还是一个人住在乡下,隔三差五来城里看望她的儿子。
  冰波娘很瘦,像一只白头猴,很难想象她是怎么背着这个比她体积还大的麻袋从村里出来,然后上火车,最后蹒跚步行,来到她儿子冰波的小区,她事先来并没有和儿子打过招呼,儿子忙,正是拼事业的时候,又刚娶了媳妇儿。自己没有能力,没有办法给儿子挣多些彩礼钱,都是和亲戚借的,也多亏了自己的妹夫陆鸿肯帮忙,可这巨大的债务还是让冰波喘不够气来。
  冰波住在12楼,冰波娘扛着两个大麻袋不好坐电梯,慢慢爬楼梯上去,漫漫楼梯蜿蜒而上,冰波娘觉得有些吃力,一个趔趄,差点滚下楼梯,幸亏定住了脚。
  冰波娘拿出钥匙,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门,这钥匙还是上次她来儿子给她配的,无奈,只能给冰波打电话,可怎么也打不通,冰波娘只好蜷缩在楼道里,等着儿子回家。
  冰波带着三分酒意从ktv出来,搂着自己的妻子,走出电梯,看见门前蜷缩着一个身影,他一看,是自己的母亲,酒意全消,上次换了钥匙,他忘记告诉自己的母亲。
  冰波执意要留母亲在这里住上几个月,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冰波娘经不住自己儿子的缠磨,答应了下来。
  早上六点钟,冰波娘就起来洒扫庭除,叮铃桄榔,绞碎两人美梦,冰波娘打开冰箱门,没有严实合上,冰箱门发出“叮——”的长音,吓得冰波娘不住在那里踱步,两只手哆哆嗦嗦,面无人色。直接把冰波从床上拉起。
  “娘——您安安心心住在这享几天清福,什么事情都不用你干,您想吃什么,您要什么,和我们说就好了。”
  冰波娘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一直点头。
  又过来几天,冰波娘看着儿媳操作电磁炉,琢磨钻研了好一会儿,也想试试,给自己的儿子烧几道拿手好菜,小时候冰波可是最喜欢吃自己烧的菜,冰波娘嫌儿媳的菜太过清淡,讲什么养身,老祖宗都是这样吃过来的,而且看着冰波这么瘦她也实在心疼。
  她刚伸出手想去试试,儿媳看见了,慌忙大声说到:
  “您放着罢,妈!”
  她像是受了炮烙似的缩手,脸色同时变作灰黑,也不再去动,只是失神的站着。儿媳则在旁边检查电磁炉。
  “妈,您没有用过,弄坏了不要紧,伤到了您可不好了。”
  接下来的几天,冰波娘像一个幽魂在屋里飘荡,她对这里不熟,只能窝在家里,而儿子冰波则没有发现,只顾买一些吃喝给母亲,媳妇也给她买了许多衣服,冰波娘想回家,可冰波总不让,天气炎热,想让她在这里避暑,冰波娘不忍拂去儿子的一片好心……昏暗的房间,冰波娘坐在沙发上打瞌睡,像一尊老朽的雕像,孤零零地,呆呆地!

一根冰棍〈上〉

炎热的夏季像蒸笼一般,热气腾腾让人们内心很是慌张。刚接近正午街道上的商贩已经撑起一把把遮阳的大伞,路上的行人不多,只瞧见路面上的影子匆匆而过。

秋雨扛着一麻袋中草药跟随在父亲的身后,他和父亲是农村人,平日里的日常开支就靠在山上淘宝来维持生计。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勤劳朴实的农村人骨子里早已学会吃苦耐劳这门简单的课程。

秋雨和父亲卖完草药便开始在集市上闲逛,山里和城里就是不一样,对于农村长大的秋雨父子俩来说城里的每一样东西都让他们觉得新奇,他们左瞧瞧右看看,一边看还一边询问物品的价格和名称。父亲拿起一支发卡问秋雨好看吗?秋雨说:好看,真好看,父亲从口袋掏出两块零钱买了那支发卡,那是给秋雨母亲买的,平日里一家人为了过日子省吃俭用,秋雨的父亲觉得亏钱秋雨母亲太多太多。虽然家境贫寒,但一家三口相依为命过的还算幸福。

秋雨的父亲是个老实忠厚的男人,他三十几岁才成家,晚婚晚育的他格外珍惜秋雨的母亲,也十分疼爱秋雨这个懂事的孩子。虽说秋雨只有十二岁,但他却很体贴别人,经常为别人着想,在家里为父母分担各种家务,也许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就是因为像秋雨这样的家庭下所迫使的吧。

在一个卖冰棍的商店门口,秋雨放慢了脚步,细心的父亲发现了秋雨的异常,他知道在孩子童真的年龄需要什么。他走上前问卖冰棍的老奶奶:冰棍多少钱一个,老奶奶说三块钱一个,因为农村离城里远,老奶奶知道山里人老实,所以就故意抬高了价钱。秋雨的父亲听了价格什么都没有说,他从口袋掏出几张全是五毛的零钱,老奶奶看到钱奸笑的给秋雨拿了一根冰棍。秋雨知道这次和父亲一起下山卖了两麻袋草药也才卖了十几块钱,他深知挣钱的不易,更知道父母对他的那份无私的爱。秋雨拿着还没有拆掉的冰棍,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父亲问他冰棍买了为何不吃,等冰棍融化了就吃不成了,秋雨说要把冰棍带回家,一家人一人吃一口,父亲听了这话没有在问为什么,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他走的步伐更加沉稳。

回到家,秋雨将早已融化的冰棍从朔料袋里倒入碗里,他拿出一个瓷汤勺递给他母亲,他说:妈妈你先吃,他母亲说不爱吃甜的,其实像冰棍这样的甜品母亲还真是吃的不多,在秋雨的极力劝说下,母亲终于拿起勺子尝了一小勺早已化成糖水的冰棍。母亲一边品尝着冰棍一边微笑着说这冰棍真甜。其实不是冰棍真的很甜,而是她品尝出的是秋雨那颗善良孝顺的心。母亲品尝过冰棍后,秋雨也让父亲吃一口,父亲一边抽着香烟一边摆手对秋雨说:孩子,我有香烟就知足了,你快点把冰棍吃了吧,秋雨看父亲那坚决的神态不再极力劝说,他一口一口吃着那早已成为糖水的冰棍,脸上露出纯真的笑容。

父亲和母亲看着秋雨快乐的样子,他们内心有说不出的痛和幸福,痛是因为他们心疼孩子,他们觉得给予孩子的童年快乐真的太少太少,幸福是因为他们看到秋雨如此懂事,他们内心有了一份希望的寄托和一丝甜蜜的温馨。

晚上的微风吹拂着农家小院,母亲在灯光下为父亲缝补衣服上的补丁,父亲坐在母亲的身旁静静的翻看着一本早以发黄的草药书。秋雨坐在一把靠椅上已经悄然熟睡,他的手里拿着吃完冰棍后所剩下的那一根小小的木棍,嘴里还时不时不的微笑着,他一定又在做梦,一定是又做了一个美丽而幸福的美梦。

一根冰棍〈中〉

家境的贫寒让秋雨更加努力读书,虽然家里条件有限,但秋雨的父母把全部家底都拿了出来只为能让秋雨把书念好。一支笔,一瓶墨水,一本复习的资料只要秋雨学习中能用得着的,父母都尽可能的给秋雨置办。秋雨看到中年的父母为了自己的未来而如此辛苦,他也没有让父母失望,十六岁那年他考上了城里一所重点的高中。父母看到优越的成绩单又喜又愁,喜的是孩子很争气,愁的是高昂的学费让他们无处寻觅,秋雨看出了父母的忧愁,他说他要外出打工不想在念书了,父亲听了这话气的直抽烟,母亲在一旁安慰着秋雨说:穷人家的孩子要想有个好的未来,就得好好读书,用学到的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秋雨看到父母对自己抱那么大的期望,他转身背过父母流下了几行无声的泪水。

为了给秋雨筹学费,父亲跑断了腿也没能向亲戚借到多少钱,因为贫穷,亲戚都怕他们还不起钱。为了孩子的未来,父亲彻夜难眠,他决定到城里打工挣钱,天不亮他就背上了简单的行囊告别了家乡,临走时他在三嘱咐秋雨要多看书,秋雨默默的点头说了一声:爸我会好好看书,也会照顾好母亲的,你一个人在外要照顾好自己,秋雨和母亲目送着父亲远去的背影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而父亲为了秋雨的未来踏上了希望之路。

高中三年秋雨的成绩一直稳稳当当,父母看在眼里,乐在心里,秋雨的班主任和老师也为秋雨的优秀而感到自豪。秋雨也时刻提醒自己不要骄傲,要努力学习,因为他是从大山里走出的娃,他除了用知识改变命运别无选择。

考上了,我考上了,秋雨在电话这头兴奋的告诉远在千里之在打工的父亲这个天大的喜讯。秋雨考上了清华,这个消息很快在村里传开了,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她哭了,她是为秋雨的争气而哭泣,这是期望的泪珠,这是爱的心述。

本文由3016.com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一根冰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