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

享受更好的游戏世界,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感恩大回馈只要您每天达到规定投注限额,所以说选择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3016.com进行娱乐是你明智的选择,所以说选择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卓越领导人陈赓简介

        1903 年2 月27 日。湖南湘乡县城北二都柳树铺,解甲归田的湘军将领陈益怀家,喜气洋洋,人来人往。

近代人物

  这一天,陈益怀喜得长孙,取乳名福哥,学名庶康,字传瑾,这位落地有声、睁开双眼便哇哇大哭的婴儿,就是本书的主人公——几十年后叱咤风云、闻名遐迩的人民解放军著名将领陈赓大将。

中文名:陈赓

  陈赓的祖父陈益怀,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他出身寒微,家境困窘,但从小酷爱武术,喜欢拳脚棍棒,力气过人。十几岁时,跑到舅舅家混口饭吃。

别名:原名陈庶康

  这位娘家舅舅家境并不大好,为人又小气。陈益怀在他家被当长工使唤,白天放牛种地,样样活都干。夜晚他还要练习武艺。这样,自然食量不小。舅舅心疼粮食,对他练武横竖看不惯。一天,陈益怀干完活,拿起碗口粗的棍棒,在屋后的空地上“嘿嘿嘿”地练开了,舅舅从屋里跑出来,倚在门框上,冷言冷语:

国籍:中国

  “成天练个啥?黄鼠狼变猫——变也变不高。”

民族:汉族

  陈益怀一听这话,气得抡起手中的棍子,砸倒了一颗小树。他实在忍受不了这种侮辱,心里想:我堂堂七尺男儿,干嘛要受这份窝囊气?我非干出点名堂让你瞧瞧!

出生地:湖南湘乡市龙洞乡泉湖村

  当晚,陈益怀拿了几件自己的换洗衣服打一个包袱,愤然离开了舅舅家。

出生日期:1903年2月27日

  当时正值湘军招募新兵,陈益怀跑到招募处去报名,当了一名士兵。

逝世日期:1961年3月16日

  既无靠山提携,又不会逢迎拍马攀高枝,陈益怀凭自己的一身武艺和沙场上英勇善战,一步一步登上了军中高位,从一个“伙头军”当上了湘军管带,成为一方名士。据传他在军中使用的大刀,重达八十余斤,他抡起来如同旋风,水泼不进。他能站在三张叠起的桌于上面,用牙齿提起四只捆在一起、装满水的木桶离地。每次作战,总是披坚执锐、一马当先。

职业:无产阶级军事家

  陈益怀的夫人、陈赓的祖母,也是一位跨马挥刀、飞骑射雁的军中女侠。

毕业院校:黄埔军校

  两军阵前,常见她披一件绿色的花缎斗篷,出没在刀光剑影之中。

信仰:共产主义

  夫妇二人征战数十载,逐渐看清了清王朝的腐败无能以及连年战火对百姓的残害,尤其是对湘军充当清王朝帮凶、赶杀太平军的做法心存疑异,遂萌生退军之意。

主要成就:1927年8月参加“南昌起义”;1934年10月突破乌江;1942年12月指挥“沁源围困战”;1954年11月任副总参谋长;1955年9月授予大将军衔;中央特科负责人之一;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首任院长

  不久,陈益怀上奏辞官,携带夫人,解甲归田。

代表作品:《作战经验总结》

  陈益怀夫妇回到故乡湘乡县二都柳树铺羊吉安,买下了二百四十亩田地,一处院落。田地大都租种出去,自留三十亩,雇人耕种。陈益怀乐善好施,在当地享有盛誉。

军衔:大将

  二都柳树铺在湘乡城北十五里,东西两面,有两道绵亘起伏的小山峦,山峦之间夹着一条宽约三四里的狭长谷地。在湖南,人们管这样的地形叫“冲”。陈赓诞生之时,正是中国处于风云变幻、政局动荡的时代。湖南以其独有的地理上的重要地位和深厚的文化传统,成为斗争最尖锐的一个地区。

(历史http://lishixinzhi.com)

  陈益怀解甲归田多年,过着平静的田园生活,但内心仍时时回想起往日的岁月。眼看两个儿子老老实实、本本份份,大概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了,他把希望寄托在长孙身上。

陈赓人物生平

  陈赓是个聪明调皮的孩子,深得祖父祖母喜爱。

陈赓于1903年2月27日出生于湖南湘乡市龙洞乡泉湖村。1909-1911年就读于本村私塾,1912年进入谭家祠堂私塾就读。1915年进湘乡县立东山高等小学堂读书1年[未毕业]。

  健谈的祖父经常给陈赓讲述自己的战斗经历。绘声绘色的叙述,惊险动人的故事,常常使陈赓入迷,从小就培养出一份对当兵打仗的兴趣。他缠着祖父祖母要学武艺,比祖父年轻许多的祖母便开始一招一式地带陈赓练功。

1916年投笔从军,编进湘军鲁涤平部第6团2营当兵。1916-1920年,参加讨伐吴佩孚,驱逐张敬尧、赵恒惕,“护法”之役,湘鄂之役等战役。[1916—1920年,由2等兵升至上士。]

  当年的女骑士,威风犹在,对疼爱的小孙子要求极严。

1921年,从岳阳脱离军队到长沙,一边在粤汉铁路湘局作办事员,一边进入补习学校和业余中学继续学习。并在长沙参加“青年救国会”等群众团体,积极从事反帝爱国活动。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越是陈赓叫苦的时候,她越是要让他练。就地十八滚,刀枪棍棒,虚实变换,长驱直入,摸爬滚打,越练越苦,越苦越练。

1922年进入毛泽东同志倡导开办的自修大学,和毛泽东同志领导下的革命团体有了较密切的接触,参加革命活动。1922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曾经武汉沿长江到上海,并曾在上海大学旁听。

  骑马蹲裆,一蹲几个时辰。在木棍上翻筋斗,一翻几十遍。折腾得泥一身,汗一身。常言道,“功夫不负有心人”。陈赓硬是练出了一身扎实的功夫。

1923年2月,参加湖南“27”惨案的罢工和示威。1923年6月1日,任“湖南外交后援会”执行委员,参加反日斗争并负伤。1923年12月考入广州进陆军讲武学校。1923年2月前往广州进陆军讲武学校。1923年5月考入黄埔军官学校第1期,1923年10月参加平定商团的战斗。1923年11月黄埔军官学校毕业。

  马上的招数,地上的路数,抬胳膊动腿,处处不凡!柳树铺一带几十里没有能挡得住他的房舍高墙,没有他攀不上的悬崖陡壁!

1925年留校任黄埔军校第2期入伍生连连长,第3期本科副队长。1925年5月参加平定杨叛乱的战役。1925年6月23日英法帝国主义制造“沙基惨案”时,参加抗击英法侵略军的战斗。1925年6月29日在省港大罢工中,被派往省港罢工委员会,参与训练工人纠察队的工作。1925年8月2日国民党左派领袖廖仲恺被右派暗杀,在周恩来同志直接领导下积极捉拿凶手。1925年10月参加第2次东征战役讨伐陈炯明。

  陈赓自幼豪爽仗义,爱结交朋友,好打抱不平。他有一身硬功夫,脑瓜子又好使,自然成了前村后巷的“娃娃头”。哪个小朋友受了气,挨了大孩子的欺负,陈赓就一把拉起他,找人算账去。那些调皮霸道的“小刺头”远远看见陈赓,便不敢太放肆撒野。

1926年3月任黄埔军校第4期步科7连连长。参与领导左派学生组成的“青年军人联合会”,跟右派组织“孙文主义学会”进行了顽强的斗争。1926年3月2日国民党右派制造“中山舰事件”,在周恩来同志领导下,与蒋介石面对面地进行斗争。1926年5月1926年5月,国民党2届2中全会上蒋介石提出“党务整理案”,要求国民党内共产党员退出共产党,陈赓坚决反对退出,公开其共产党员身份,并声明脱离国民党。1926年7月广东国民革命军开始北伐,参加北伐誓师。1926年9月被党中央派往苏联学习政治保卫工作和群众武装暴动经验。

  爷爷常摸着陈赓的头,得意地夸道:

1927年2月从苏联回到上海。1927年3月前往武汉,在北伐军第2方面军任特务营营长。1927年4月出席在武汉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5次全国代表大会。1927年5月在汉口与上海代表王根英结婚。1927年7月15日武汉的国民党叛变革命后,被迫将特务营交出。1927年8月1日参加南昌起义。1927年8月24日在贺龙同志的第2军第3师第6团第1营任营长,在会昌战斗中左腿负伤。1927年10月起义军撤离潮汕后,经香港转往上海,进牛惠霖骨科医院治疗腿伤。

  “我家福哥就是有本事呐!”

1928年-1932年,化名王庸,在上海中央特科工作,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隐蔽斗争。并在1931年6月由中央特科派往天津工作。

  陈赓六岁时,家里给他请了私塾先生,教他《三字经)、《百家姓》、《论语》、《孟子》等。

1931年9月被派往鄂豫皖红色区域,任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第13师318团团长。1931年11月7日,红四方面军成立,被凋任第12师师长。1931年11月至1932年5月率部参加鄂豫皖苏区第3次反围剿作战。

  旧日私塾教学,先让学生背得滚瓜烂熟,然后老师再开讲。一天到晚,学生都得端坐凳子上,闭起眼睛,摇头晃脑,拉长了腔调背诵:“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1932年6月率部参加鄂豫皖苏区第4次反围剿作战。1932年9月调任红四方面军参谋长,在新集西北胡山寨战斗中右腿负伤。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离开鄂豫皖苏区,行至豫南地区,离队潜往上海治伤。1932年11月到上海又进牛惠霖骨科医院治疗腿伤。1932年在上海中央局揭发张国焘的错误路线。并曾两次会见鲁迅先生,讲述鄂豫皖苏区军民的斗争事迹。

  陈赓生性活泼好动,对这种死记硬背经书常常感到厌烦,有时还搞一些恶作剧,以反抗老师的斥责。

1933年3月24日在上海被捕。1933年5月从南京逃出,被派往中央红色区域,任红军第1步兵学校即彭杨步兵学校校长。

  有一次受到先生的严厉呵斥之后,他悄悄地溜进厕所,将茅坑上的踏脚板,踞开一半,然后在附近隐藏起来。先生上茅坑,刚踏上一只脚,木板断裂了,险些一脚踏进粪坑里。

1934年10月随中央红军长征,任红军干部团团长。

  类似的恶作剧,自然要受到先生的斥责。陈赓的父亲知道后也气极了,高声呵斥:

  “看!等你到十六岁的时候,一定把你从家里赶出去!”

  陈赓低着头,满不在乎,心里不知又在转什么念头。后来,他在《自传》中承认:“幼年读书,调皮捣蛋。”“我的浪漫,不修边幅,从小就如此。”

  不过,调皮归调皮,陈赓的功课倒是不错的。因为他头脑灵活,背书难不住他。

  1915 年,陈赓十二岁时,结束了味同嚼蜡的私塾生活,来到离家二十里的湘乡县立东山高等小学堂。

  这所学校座落在离城二三里的东岸坪。从县城出东门,涉过一条河,就是一片广阔的平原,东山学堂就在青青的东台山脚下。

  校舍是一栋用砖墙围成的园形建筑。庭院四周,古木参天,林荫夹道,环境幽雅。这是1890 年废科举、兴学校时创办的一所新式小学。

  学校除教经书以外,还设有自然科学、英文、音乐等课程,还向学生介绍一些西方的社会科学、人文思想。

  学校里有几位从日本留学回来的老师,他们带回了日本以及西方的“富国强兵”之道,讲自然科学,也介绍外面世界的情况。学校里还订有外文报纸,这对学生们开阔眼界、接触新思想很有好处。陈赓到东山小学堂后,被编在二班。他有一种获得自由的新鲜感和解脱感。

  他如饥似渴地读书,拼命吸收新思想养料,书报在他面前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他逐步懂得了“列国富强,我国贫弱”的原因,开始萌发了一种忧国忧民的爱国民族意识,产生了“富国强兵”做救国救民的英雄的抱负。这些,与他在私塾学习时有了很大的不同。

  然而,陈赓愉快的求知生活只有一年就中断了。

  1917 年,家里按照农村的习俗,要给这个长子长孙包办婚姻,强迫陈赓和一位比他大两岁的姑娘成婚。

  新娘叫陈碧君,家里是地主,住在相距十多里的城前乡。双方算是“门当户对”。可是,已经受到外面的新思潮影响的陈赓对于自己的婚姻大事由家庭包办,完全不顾本人的心愿这种做法极为反感,一直不承认这门亲事,要家里退婚,可家长哪里听得进去,硬是趁陈赓放假回来时把婚事办了。满以为生米煮成熟饭,陈赓只好死了这份心,老老实实地过日子。新婚之夜,闹腾了一天的人们陆续散尽。新房里处处散发着喜庆的气息,但陈赓的心却是冷得直往下沉。性格倔强的他不肯屈服,打定主意离家出走。

3016.com,  夜深了,清冷的月光照进新房。父母的住房已吹熄了油灯,屋里屋外一片寂静。

  陈赓看了一眼脸朝墙角倚在床上的新娘,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声:“大姐!

  对不起你了。我不是嫌你怨你,你也不要怨我。我要按自己的意愿生活。我走了,保重!”

  他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小包袱,悄悄地溜出房门,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

  这一年,陈赓才十四岁。

  茫茫广袤,向何处去呢?

  湘军驻地。

  一队队士兵在操场上列队,齐步走,拼刺刀,练瞄准。

  休息时,几个二十来岁的老兵围住一个小个子寻开心:

  “小兄弟,看你那样,像没断几天奶的孩子,到兵营里来干啥?吃粮?”

  “还没枪高呢!打起仗来,还不净挨枪子儿?”

  被围住的小个子急了,挺挺胸膛,把枪往身旁一放,大声说:

  “我十六了!扛枪打仗谁不会?我从小就练武术,抡刀使棍、翻墙上树我都会,不信比比?”

  几个年长一些的士兵都乐了:

  “呵!这小子口气还挺冲,练两招看看!”

  “对!练练,练练!”

  周围的人也都围上来,跟着起哄。

  只见这个小个子兵脱掉身上宽大的军衣,顺手操起一把刀,对四周围观的人扫了一眼,拉开架势,舞了起来。但见刀光闪闪,招式灵活,刀锋凌厉,看热闹的士兵不禁叫好:

  “这小子有一手!”

  “不赖!有功夫!”

  这个舞刀的小个子就是陈赓。

  从家里出走后,陈赓到了宁乡人氏鲁涤平部当了一个二等兵。其时风烟遍起,各处都在招兵买马,扩充实力。陈赓以为这是实现自己“从戎”矢志的良机,便欣然应证了。他要效仿祖父,建功沙场,出人头地,成就一番事业。

  和他一起投军的,还有几个乡邻,他的三弟陈尊三因受他的影响,后来也来这里当了兵。

  陈赓怕别人嫌他年纪小,不收,报名时多报了两岁。

  碰巧的是:比他大五岁,出生于湖南湘谭的彭德怀,也在同年到这里当了兵,和他同属一个团。

  三个月后,陈赓就扛着一支和他个子相齐的德造套筒枪上了战场。

  四年后,陈赓从二等兵提升为上等兵,个子长高了一个头。离家时披一件羊皮袍子,一副“少爷”模样的陈赓经过几年艰苦的士兵生活,完全成了一个能打能战的士兵。

  湖南。彬州一带。

  到处是败退下来的湘军。三三两两的伤兵躺在简陋的茅草棚里,有的就在路边树林下,不时有人“哎哟”呻吟。

  士兵们的衣服破烂,神情疲惫、沮丧。有的在给家里写信,写着写着停了下来,眼里充满了泪水。

  不远处,几个炊事员正往一口火烧得很旺的大锅里下菜,没有一片肉,净是素菜,且又苦又涩,难以下咽。

  正是七月间,天气闷热,太阳晒得人心里烦躁不安。

  陈赓坐在板凳上,面前放一盆凉开水,用毛巾轻轻地擦身。由于连日行军打仗,又没有足够的水洗擦,天气又炎热,陈赓长了一身疮,又痒又痛。

  没有药,只能用凉开水洗一洗。

  “福哥!你家里来了人!”随着话音,从门外走进一个小伙子,身后跟着一个戴草帽的中年人。小伙子是和陈赓一起投军同村的伙伴陈小湘。后面的人,陈赓一看,不禁叫了起来:

  “表哥!你怎么来了?快坐、快坐!”

  陈赓拉着表哥,让他在床上坐下,自己去倒了一杯茶,递给他。

  表哥看着陈赓:

  “福哥!是你父亲要我来找你的,看你瘦多了。家里听说你在这里整天打仗吃苦,还生了病,要你回家去。跟我回吧!”

  陈赓递了一条毛巾给表哥擦汗,回答道:

  “表哥!打仗吃苦我不怕,男子汉大丈夫吃点苦算什么?你告诉家里,让他们放心,我结实着呢。”

  看着消瘦的陈赓,表哥苦笑道:

  “还说结实,看你!快成个瘦猴了。家里又不是没饭吃,干啥来受这个苦!还是跟我回家,过个安生日子吧!”

  陈赓听了这话,转过头看着桌子上放着的军帽,拿在手里,用手指轻轻地弹了两下,定定地说:

  “要过安生日子,我就不会出来当兵!好男儿志在四方,总要干一番事业!我决不会回家。”

  表哥看着陈赓,知道他拿定了主意不回家,怎么说也无用,叹了口气,但还是忍不住说:

  “福哥!你说男子汉要干大事,这大哥不拦你。可是眼下部队打了败仗,军饷也发不下来,你又病着,先回去养养也好呀!”

  陈赓知道表哥的心意,笑笑说:

  “表哥!我知道照顾自己,又不是孩子了。这点病算不了什么,不几天就会好的。谢谢你大老远的来看我,告诉家里,我陈赓不混出个样子来,决不回家。”

  表哥见劝说不了,只得返回。陈赓送了好长一段路。

  陈赓坚持了下来,后又参加“护法”之役,驱逐张敬尧的战争。

  随着年龄的增长,陈赓目睹军阀混战越来越多,他越来越感到失望。

  1916 年到1920 年,南北军阀角逐湖南督军兼省长权位的混战一直在湖南进行。各派军阀、官僚勾心斗角,彼此倾轧。督军和省长,就像走马灯换个不停。为了自己的私欲,混战不休。每一次战后,往往都是数十里外杳无人烟。1918 年春天,北洋军阀张敬尧、吴佩孚、冯玉祥大举进攻湖南,与湘军交战数日,给湖南人民造成空前的灾难。三湘大地,到处有尸骨,处处可见废墟。

  目睹这一切,陈赓产生了一种很深的幻灭感。效法祖父,走他当年的路,似乎也走不通。祖父当年凭着勇敢善战,没有任何背景,从一个“伙头军”

  上升为湘军管带,陈赓很希望自己能这样升上去。可眼下部队中除极个别的例外,一般士兵出身的,都不能被提升为军官,只有军官学校的学生才有资格充任军官。陈赓心中萌生了退意。

  恰在这时,传来消息:与陈赓一起投军的三弟陈尊三在军中病死。陈赓闻讯痛哭失声,他对湘军彻底绝望了,暗中筹划今后的出路。

  一天,陈赓正在给家里写信,连长走了进来:

  “陈赓!写什么呐?”

  陈赓抬头一看,连忙站起敬礼:

  “报告连长,正在给父母写信。”

本文由3016.com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卓越领导人陈赓简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